这个死魂曾声称,他早在法身末期就已经进入了长生不老之道,并一直掌管着一个修仙的道派。

在与神乐桃果等人交谈时,他表现出了傲慢的态度。

但此时,面对悬浮的青铜碎片,他跪在地上,一脸敬畏和惶恐!

“我不怪你。“

一个温柔的男声从青铜碎片中传来。

紧接着,细雨飘过,一道身影凭空出现。

他打扮成道士,头上戴着芙蓉冠,手里拿着拂子,面容英俊,环顾四周,有一缕缕仙光。

像神一样!

“之前那个掌控轮回之力的人,修为或许可以忽略不计,但光是这种强大的力量,就足以对我们构成致命的威胁。”

这位长得像少年一样英俊的道士,用晨钟和晚鼓一样响亮的声音说道:“这就是我提醒你尽快离开的原因。

投胎!

在地上爬行的死魂浑身颤抖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大人,这禁忌之力不是被神灵契约扼杀了,不许存在于世间吗?

”这让我感到困惑。“

道士低声道:”传闻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所有秩序都是由神灵控制的,但轮回不是其中之一!

“现在,世界上有人反复轮回,没有死于灾难。这无疑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变数。

此时,道人眼中满是仙光,“同样,这对我们来说也是难得的机会!

死去的灵魂愣了愣,说:”大人,你什么意思?

“松河,我们虽然侥幸活过了末法时代,但是被那股奇异的诅咒之力缠住了,只剩下这半人半鬼的灵魂活了下来。”

道士眉宇上浮现出一丝冷意,“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那封禁天劫,切断了通往永恒的道路!

“就算现在的周天法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给了我们重塑肉身的机会,恢复了修炼之路,但只要不消除我们身上的诅咒之力,想要恢复过去的道法,就极其困难,更别说将来成仙了。“

”可是……“

这时,道士的眼睛变得像太阳一样明亮,”现在机会来了!因为轮回之力可以终结过去的桎梏和诅咒,让像我们这样的死魂灵得到彻底的解脱!

跪在地上的亡魂震惊不已,激动得浑身发抖。

作为一个死魂灵,他怎么可能不明白这样的机会是多么难得?

“为了永恒,在l佛法时代,长生不老之路被切断,我们所有修炼者都遭受了灾难,被困在一个不归路中。就连那些幸存下来的人也被诅咒所困扰,以至于当时的修炼者都敢把我们当成猎物,让我们去猎杀。

道士眉头露出一丝惆怅之色,叹了口气,“幸好有五十大道,四十九道天道,所以还有一丝希望。这可谓是天有出路了!

在地上爬行的死魂说道:“大人,按照你说的,那个人有轮回之力,也会对我们构成严重的威胁。对付他并不容易。

道士笑了笑,道:“我们何必争杀?找个机会和他搞好关系,请他帮帮我们,不是更好吗?

死去的灵魂吓了一跳,说:”可是……如果他拒绝怎么办?

道士笑了笑,自信地说:“我一直相信人可以征服自然,一切都取决于人!

这时,他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”松河,我们一起去拜访’红云大师’吧。

红云大师!

石翎愣住了,想起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存在。

耀眼的血色闪电化作血色莲云,覆盖了漂浮在武定妖海上的一片陆地。

这片土地像一座城市一样大,就像一片废墟,到处都是倒塌和破碎的墙壁和破碎的瓦砾。

只有在中心有一座简单的石头房子。

在石屋前,开辟了一个菜园。

菜园里种着各种世俗世界常见的蔬菜,如生菜、韭菜、黄瓜、茄子等,看起来都非常新鲜。

菜园不大,周围有栅栏。篱笆外,一只黄狗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躺着。

一个女人坐在石桌前,手里拿着一把短刀,切着一捆多汁的韭菜。

她穿着朴素的连衣裙,夹着发夹,像个农妇,黑色的长发扎起来。

她的容貌有些平庸,皮肤有些蜡黄,但眼神却像秋水一样清澈干净。

最特别的是她的气质,安静朴素,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沉稳安宁。

这一幕很不正常。

毕竟这里是武定妖海深处,附近的海面汹涌澎湃,邪雾滚滚,天空被血红色的雷霆化作的云层覆盖,诡异诡异,令人毛骨悚然。

就连这片漂浮的土地,也到处都是废墟。

就算是洞府境界的王者,在这里也会感到恐惧。

但在这里,有石屋、菜园、狗和看起来像农妇的女人。

这似乎不合时宜。

远远的,那个叫松河的死灵看到这一幕,浑身颤抖,下意识的低下了头,不敢再看一眼。

在他面前,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漂浮的青铜碎片中传来:“就在这里等着。

说话间,戴着芙蓉冠的英俊道士凭空出现。

当他看到远处废墟中坐在石屋前的女子时,道士的眉宇间浮现出一抹凝重的神色。

他整理了一下衣服,走上前去。

当他到达离石屋三十丈远的地方时,道士落地,选择步行。

他眉宇间的凝重越来越重,仿佛面对着一个大敌。

到了十丈外的地方,道人停下脚步,低头打招呼道:“千秋妖山的李北山,我见了鸿云大师。

菜园篱笆前,地上懒洋洋地爬着的狗微微睁开眼睛,看着坐在石桌旁的女人。

女人把一批韭菜切成整齐的细条,有两英寸长,没有任何区别。

她似乎完全没有察觉,拿出一袋面粉和一壶水,卷起袖子,开始揉面团,不理会前来拜访的道士。

十丈外,自称李北山的道人并不恼怒,反而表情更加凝重,道:“我懂真人的规矩,不过我有足够的理由来这里。我相信真人知道我的目的后会感兴趣。

在武鼎妖海深处,对于这些聪明的死魂,有三个人是不能得罪的。

一个是万库洞里的妖僧。

一个是黑玄岛上的鬼书生。

一个是雪磊废墟上的鸿云真人!

其中,鸿云真人最低调神秘,也最令人畏惧。

她的规则非常特别。不管谁来拜访,如果她说的理由不感兴趣,那注定是死路一条!

石桌前,女子已经将面团揉成面团,神情平静专注,丝毫没有理会前来拜访的李北山。

懒洋洋地躺着的狗,此刻睁开了眼睛,绿色的瞳孔闪过一丝莫名的光泽,看向远处的道士李北山。

就在这时,李北山的身体悄然绷紧了起来,他不敢再耽搁,直言不讳地说道:“我已经找到了解除大道诅咒的方法。

这话一出,狗就悄悄地站了起来。

揉面团的女人似乎终于来了兴趣,说:“说吧。

虽然只是一个字,但那声音却像空旷山谷中清泉的声音一样响起,像大自然的声音一样在虚空中回荡。

李北山深吸一口气,道:“一位掌控轮回秘籍的年轻修士出现在武定妖海之中!

投胎!

女人停顿了一下。

狗似乎坐立不安,不停地摇着尾巴。

看到这一幕,李北山暗暗松了一口气。他敢肯定,神秘恐怖的鸿云真人已经感兴趣了!

否则,他今天将无法活着离开。

“我来这里是想请真人一起抓住这个机会。”

李北山连忙说道,“说实话,我之所以这么做,是担心以我现在的实力,不能抓住这个机会,也想趁着这个机会,在真人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。

他显得很坦率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不敢隐瞒。

这就是真人鸿运的力量!

她从头到尾只说了一个字,任由李北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一一说出自己的真意。

这时,她拿出擀面杖,开始擀面团,又不再说话。

狗突然说:“你为什么不去找那个奇怪的老和尚?还是去找那个说着善良,实在是邪恶的学者?

李北山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”他们不会在意我的好意,甚至可能在我做完工作后杀了我,但是……我不会。

狗笑着说:“你这个老魔鬼,你有点聪明。

“去把那个人带到这里来。如果真如你所说,我会记住你的帮个忙。

女人说着,依旧专注着手里的东西,从头到尾都没回头看李北山一眼。

李北山神清气爽,道:“是!

他再次鞠了一躬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远处,一直等候在那里的松河看到李北山活着回来,松了一口气,心终于落了下来。

很快,他和李北山一起离开了。

“小姐,轮回再现了,前所未有的变化来了。这一次。。。我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的地方了!

在菜园篱笆前,当地的狗兴奋地摇着尾巴。

女人神色平静,道:“你还记得今天是你家乡的今天吗?

当地的狗惊呆了,摇了摇头。

“现在是中秋节。“

女人抬头看了看天空,”家乡的月亮更亮了,但我能回老家吗?

一丝忧郁莉出现在她的眉角。

土狗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小姐,神灵契约禁止的轮回出现了。我们怎么能不回老家呢?

女子愣了愣,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。她说:“这是有道理的。我今天就用饺子奖励你。

一边说着,一边开始包饺子。

一旁,当地的狗咧嘴一笑。

那位女士…终于心情好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