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每次拍卖开始时,通常会有一些礼貌的话。

这些客气话过后,真正的拍卖品就会呈现出来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拍卖品不断被拿出来,整个拍卖场的气氛越来越高,推动着拍卖会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

这次拍卖会上没有贵重物品,但大部分都是华清飞和韩俊杰等有修为的人才能得到的。

因此,每次出价,在场的人都没有犹豫,拍卖品的价格也稳步上涨。

拍卖进行到一半时,赠送了一枚玉佩。

“这玉佩是大名鼎鼎的兵器炼制师鬼面大师所为。”

老者笑了笑,道:“鬼面大人,我想大家对他很熟悉。他是道尊境巅峰的超级强者。他的兵器炼制技艺在整个下星域都是有名的。

“这块玉佩叫’君良玉’。戴在身上,不仅可以挡住五品道尊境界以下的三道攻击,还拥有九个微型聚灵阵。它可以随时凝聚天地灵气,融入体内进行修炼。

“当然,按照鬼脸大师的性格,这俊梁玉自然有它的特殊之处。”

说到这里,老人微微停顿了一下,保守了秘密。

在下面的人催促他之后,他又说道:“这个特殊功能是……它只能由男人使用!

“什么?!”

听到这话,下面的许多女人都皱起了眉头。

而那些人,他们的眼睛里闪耀着光芒,他们都期待着。

“据鬼面大师说,他炼制君良玉的时候,混杂了不少特殊材料,这些材料都有补阳的功效!”

“如果你长时间佩戴它,它会延长这种功能。至于哪个方面……我想你们这些小英雄应该比我更清楚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下面传来一阵笑声。

“果不然鬼脸大师,也只有他才能炼制出这么奇怪的东西。”

“我想要这个玉佩!”

“赶紧出价!”

听到这些极其露骨的话,许多年轻女子脸红了,偷偷吐了口唾沫。

“既然所有的年轻英雄都如此期待,我就不再犹豫了。”

老者显然对全场的表情很期待,随即说道:“君良玉,起拍价是十亿灵晶,每次出价不得低于一亿!

毕竟是可以抵挡五品道尊境界三次攻击的物品,十亿灵晶的底价也不高。

“11亿!”

“13亿!”

“15亿!”

“20亿!”

顿时,不少声音传来,君良玉的价格不断提高。

短短几分钟时间,君良玉的价格就突破了100亿。

“150亿。”

这时,一个微弱的声音传了出来,直接将价格提高了50亿!

不少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看了过去,只见萧海龙坐在那里,一脸慵懒的样子,仿佛150亿对他来说只是杯水车薪。

“不愧是萧先生,他真是有钱。”华清妃适时提高了声音。

她话音刚落,又一个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一千五千二亿。”

提高价格并不奇怪,但这次喊…是个女人!

虞洛仙子,冯一寒!

“嗯?”

萧海龙皱了皱眉头,忍不住道:“玉洛仙子,你什么意思?这帅气的玉石只对男人有效。

“呵呵,师妹估计是要买下来送给萧先生吧?”华清飞也说。

“我用什么,跟你没关系。”冯一涵淡淡的说道。

萧海龙眉头皱得更厉害了,却没有再说什么。

“一千五百五亿!”

“一千一亿六亿!”

“一亿一亿六亿!”

“一亿一千六千二亿!”

接下来的时间里,依旧有声音,一个接一个。

而当这块帅玉的价格完全突破200亿时,竞价的声音就少了很多。

整个赛场,只有两个人参加比赛。

一个是冯逸涵,一个是萧海龙。

“两百三亿!”

“两千四亿!”

“两千五亿!”

“两千百亿!”

最终的价格被小海龙叫了出来。

他喊完,不等冯一寒继续说下去,直接说道:“玉洛仙子,你是故意针对我的吗?我没有冒犯你,对吧?

“一寒不是故意针对萧先生的,但我就是喜欢这块帅玉。”冯一涵说。

“萧先生,你不明白吗?”

华青飞烦人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“师妹之所以买这块帅玉,大概就是想送给男人。毕竟,她自己留着也没用,对吧?

“这是给谁的?”萧海龙下意识的问道。

“我应该把它送给谁?我需要青妃多说吗?

华清飞咯咯笑着说:“是的萧师傅,好好想想。哪个男人能被冯师姐当回事?最关键的是,此人肯定是五品道尊境界以下。不然,冯师姐怎么会花这么大的价钱来竞拍他?

“冯师姐喜欢他,可是修为太低了。这个人,我不用青妃说,我想已经很清楚了吧?

“苏、巴、刘!!”萧海龙脸色苍白。

说实话,他不必得到冯一涵。

毕竟,冯逸涵的地位也很高。身为十仙之一的他,怎么可能为所欲为呢?

然而,此时此刻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华青飞的言行,却让他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境地。以萧海龙的性格,他怎么可能不生气呢?

“师姐!”

冯逸涵站起身来,道:“你不觉得你说得太多了吗?

“你看,我猜对了。”

华清飞瞥了萧海龙一眼,叹了口气,“啧啧啧,萧先生长得帅,家境不错。我真的不明白苏八流怎么会比他好?

“你……”冯逸涵露出一丝愤怒。

“够了!”

萧海龙忽然大喝道:“玉洛仙子,我萧海龙一定会让你知道,那个该死的苏八流在我眼里不过是一只蝼蚁。只要我愿意,我随时都可以轻易将他碾死!

听到这话,冯一寒握紧了拳头,坐回了原来的位置,不再说话。

就在这时,拍卖行门口突然传来了巨大的响声。

只见此刻大门已经碎成了无数块,夹杂着尘土,散落在各处。

说完,数百道身影同时从外面冲了进来。

领头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。

“嗯?”

“发生什么事了?你是谁?

“你们这些胆大妄为的疯子,竟敢强行闯入我天海宗的拍卖会?”

众人一头雾水,天海宗传来愤怒的呐喊声。

但老人似乎没有听到喊叫声。

他站在上面,目光扫过观众,嘴里说出一些话。

“凤凰宗在做生意,所有外人,赶紧离开!”

“如果没有,就毫不留情地杀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