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坂七香没有理会那些人的惊讶。

他抬起手,朝着远处的万兴洲走去。

压制在万行舟上的人类剑剧烈的晃动了一下,却没有收回。

一个接一个的法则之力,如同锁链般交织在一起,牢牢地困住了人剑。

小坂七香微微皱眉。

就在这时,渔夫毫不犹豫地发动了攻击。

天地被压制,虚空颤抖。

渔夫腾空而起,长袍沙沙作响,手掌和手指抬起,像一把天剑一样劈砍。

简单直接,却霸气无边。

小坂七香冷哼一声,手掌和手指一转,在空中弹了弹。一道耀眼的光芒突然出现,仿佛一道蓝天幕横向向移动。

随着一声闷响,渔夫的斩刀化为一道光雨消散,身形一震,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去。

“来了!”

华静从背后拔出短枪,直接刺去,带着雷霆之力。短枪带起一道耀眼的仙光雨,碾碎了虚空。

他身材高大,胡须和头发像戟一样。当他发动攻击时,可怕的压力充斥着整个世界。只用了一击,他就有了轻松击杀天下洞窟境王者的气势。

与此同时,刘莹拔出腰间的火红色鞭子,砸向空中。

虚空如水面破碎,泛起无数涟漪般的裂缝。

火红的长鞭,如同天道神链一样霸道。一击,仿佛鞭打天下,破山破河。

玄黄造化剑出现在小坂七香掌心,剑刃带着六重轮回的虚影横扫苍穹。

天地一片漆黑,六道飘飘然下沉。

当剑经过时,

叮当!砰的一声巨响,被华静刺出的短枪被折断。

拔出的火红色鞭子被六重轮回虚影挡住,威力被抹去。

在惊天动地的碰撞中,华静和刘莹的身影都被震了回来。

但几乎在同一时间,一朵诡异的血红色莲花从天而降,笼罩在小坂七香身上。

莲花有十英尺大,有十八片花瓣。每片花瓣都守护着一个沾满鲜血的佛像。一波又一波的梵文吟诵从血红色的莲花中传来,却充满了邪恶和诡异的气息。

血红色的莲花落下,宛如猩红的世界在压制着它。

禁锢的可怕力量被释放,让小坂七香的身形停滞不前。

不远处,奇特帅气的林鹤笑了。

但很快,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。

小坂七香举起手中的长剑,砰的一声,十丈血莲骤然裂开,化作一道血色的光雨。

一连串的动作,全都发生在一瞬间。

小坂七香一挥手,就碾压了三只强大的死灵的联合攻击!

恐怖的战斗力,顿时震撼了全场。

“轮回之力实在太可怕了!”

远处,戴着芙蓉皇冠的宋禾暗暗惊魂。

本来,他对小坂七香的嚣张态度有些恼火,但现在,这些烦恼都消失了。

魏山庄、毕凡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之前,他们都非常紧张,毕竟那些死灵都是活着的时候踏上之路的恐怖生物。

光是他们身上的力量就让他们感觉自己像是背上的一根刺,头发都散落了。

但现在看来,小坂七香显然有办法对付了!

小坂七香直接冲向万行舟,想要夺回人剑。

渔夫再次出手,显然是用尽了全部的力量,威力恐怖,不弱于一只脚踏入长生之路的晏道霖道分身。

毋庸置疑,这些年,渔夫虽然在这里被压制,但确实是因祸得福,让自己的道术更加先进!

可惜的是,他不知道的是,此刻的小坂七香,甚至比一只脚踏在长生之路上的神殿主还要强大!

面对他的攻击,小坂七香连看都没看一眼,将手中的剑扫了一眼。

渔夫的身影被斩断,像一支向后射出的箭一样向后飞去,狠狠地撞在山壁上,鲜血从他的嘴唇中流出。

他脸色阴沉,眼神疑惑。

这家伙的轮回竟然变得如此强大!?

临河华景流英等两人相继出击。

但无一例外,都被小坂七香击退了。

倒不是他们不够强大,而是小坂七香使用的轮回法则,自然是克制了这些死魂。哪怕他们都拥有足以碾压世间任何一个境界王者的力量,却屡屡被轮回法则击败。

眨眼间,小坂七香已经来到了万行舟的面前,一把抓住了人剑的剑柄,拔了出来。

道法的力量,就像一个绑在人剑上的锁链崩溃了。

许久之后,人剑又回到了小坂七香的手中!

但出乎小坂七香意料的是,人剑的颤抖越来越剧烈,挣扎着想要离开小坂七香的双手。

这把剑还是警告!

而且它不想被小坂七香控制。

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让小坂七香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几乎在同一时间,他握着剑柄的手掌刺痛,一道血影从剑柄中掠出,如闪电般冲入小坂七香的身体。

太快了!

人们反应过来为时已晚。

人剑哀嚎一声,一股汹涌的血色火焰从小坂七香体内迸发出来,周身的灵气剧烈涌动。

不好!

庄必凡、魏山等人都变了表情。

“果然,我们被骗了!”

远处,林鹤笑了起来。

“现在,我们只需要守住这个地方,不要打扰雪电大人接管他的身体。”

华静悠悠地说道。

“你之前说的是真的。这个被称为殿主的小家伙,确实是嚣张跋扈,霸道。幸好你提前提醒了他,让他掉进了圈套。

柳英赞赏地看着渔夫。

渔夫擦了擦嘴唇上的血迹,笑道:“前辈,你太客气了,不能夸我。我很惭愧地接受它。

虽然他这么说,但他的眉宇间却浮现出一丝骄傲。

作为师傅的老对手,他太了解师傅的性格了。他原以为,一旦师傅出现,他就绝不会投降。

而要想出其不意地拿下高手,人间之剑就是关键!

果然,师傅上当了!

而看到这一切,庄必凡和魏山的心都沉到了谷底。他们怎么可能不明白,从一开始,这就是专门针对小坂七香的陷阱?

“转移灵魂,接管身体,薛邓老和尚已经制定了一个计划,在喜鹊巢中下毒,以打破对他的诅咒!”

远处,宋禾的表情不确定。

这才意识到,与自己相比,佛师薛邓等人显然早就计划好了,早就算计好了,这个拥有轮回秘诀的年轻人会落入陷阱。

“你太卑鄙了!”

突然,魏山站了起来,双眼通红,气息恐怖。

他直接冲向小坂七香,想要救他。

“卑鄙?赢家是国王,输家是土匪!

渔夫冷哼一声,打了他一巴掌。

掌印遮天蔽日,道光咆哮。

若是这一掌按下去,以卫山的道法在东宇境中期,就会当场毙命。

“让我来做吧。”

一道身影凭空出现,他的手掌和手指划过天空。

渔夫那似乎遮天盖天的手掌印突然裂开了。

在光雨中,戴着芙蓉皇冠的松河出现在了魏山的面前。

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“松河,你什么意思?”

林鹤皱了皱眉头,一副不友好的样子。

柳莹和华菁也是面色冰冷。他们没想到,此时的松河竟然还不知道生死不渝地站了起来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松河笑了起来,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光泽,“不喜欢你好吗?

他的身影一动,一块青铜碎片飞向空中,向前冲去。

“找死!”

柳影冷哼一声,挥舞着火红色的鞭子,朝着松河冲去。

战争爆发了。

不管是松河还是柳影,他们都展现出了远超王者境界的威力,就像是两神在激烈地战斗。

但很快,柳影就显得有些难以忍受,几乎无法抵挡来自松河的压力。

“松河,这个机会早就被血灯佛眷顾了。别说你了,就算是血云大师来了,也没有机会比试!

华靖出手,挥舞着青铜短枪,斩杀了松河。

顿时,松河被克制住了。

林河冷眼看了一眼远处的庄碧凡等人,道:“你要是敢动,我就先杀了你!

孟长云气得要说些什么,一旁的庄必凡却连忙发了一条信息:“你怎么慌了?只是看战斗。你真的以为你师傅有麻烦吗?

孟长云愣了愣。

他抬头一看,只见小坂七香在远处的万兴舟旁一动不动,浑身是血。

他似乎处于危险的境地,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无法坚持的迹象。

庄碧凡不动声色,发了一条信息:“眼下,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持冷静,先保住性命,更何况面对那些可怕的家伙,就算我们冒着生命危险,他们也杀不了我们。

孟长云的表情不确定。

他敏锐地察觉到魏山也回来了,显然是被庄碧凡提醒了,于是选择了观望。

与此同时小坂七香的意识海中,一道血影四处奔走。

仔细一看,血影竟然是一位老僧,眉毛和胡须洁白,一双奇怪的黄褐色眼睛。

但此时的老和尚却是一脸慌张,仿佛被吓坏了一般,在小坂七香的意识海中不断的逃跑。

这老和尚是血灯佛的魂魄!

之前,他冲进小坂七香的身体后,立刻扑向小坂七香的灵魂,试图尽快夺取他的身体。

但谁能想到,在闯入小坂七香的意识海之后,一股无形的剑力浮现而出。虽然不是针对他的,但那种力量几乎将他的灵魂活活粉碎!

血灯佛立刻意识到不对劲,正要撤离,但为时已晚。

随着小坂七香修炼的流转,道音在浩瀚的意识海中轰鸣,恐怖的魂力波动腾腾而起,彻底阻挡了血灯佛的退修。

而且,随着意识海中的魂力扩散,血灯佛就像是一艘被困在汹涌大海中的小船,随时可能被摧毁!

“他只是一个寿命相同的国王。就算他有轮回的秘密,他的魂力又怎么会这么厉害?

血灯佛又惊又怒,难以置信。

他光滑的脑袋被一巴掌拍在了地上,身形踉踉跄跄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然后,一只大脚踩在他身上,使他无法动弹。

血灯佛抬眸,看到小坂七香的意志法像出现,笑眯眯的俯视着他。

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充满了轻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