逢泽美优不由得沉默了下来。

宋禾心跳一拍,主动开口道:“我的实力可能远不如真人,但我也是达到’合道境’大圆满的道士。虽然我现在的实力比之前下降了不少,但堪比’神婴境’后期强者……“

他耐心地解释着,希望能得到逢泽美优的认可。

听到他的话,魏山等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他们现在知道,成仙之路分为神影、河道、聚夏三界。

但谁也没想到,这位智灵宋禾,在世时居然是河道境的存在!

而这样的对比,让人无法想象,身为仙人后裔的红云界,到底有多强大?

需要注意的是,鬼书生和血灯佛明明比宋禾厉害了不少,只是眨眼间就被赤云界灭了!

“道友,松河的实力或许不是最好的,但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有机会行走在世间,不被周天规则所束缚。”

鸿云真人道:“也就是说,至少在现在的世界里,松河的实力也算得上是顶级的了。如果以后遇到和松河实力一样的敌人,可以让松河出手。

松河也连连点头,道:“大人放心,如果我能跟着您,为您服务,我会为您服务,不用担心生死!

他甚至改了名字,可想而知,为了赢得这个机会,他会不惜一切代价。

逢泽美优想了想,道:“答应我两件事。

松河神清气爽,道:“先生,请坦率地说。

“首先,你不能自己行动。”

“第二,你不能炫耀。”

松河原本以为逢泽美优的要求会极为苛刻,难免紧张,但一听就是这么一个要求,他就松了一口气,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“这是我以前做的一件小东西,叫’广汉分店’,请收下。”

鸿云真人手掌一转,一把九寸长的青竹剑浮现而出,“这件宝物最多可以使用三次,杀松河这样的死魂没问题。

她的话很坦率,松河惊出一身冷汗,意识到红云真人的话可能是对他的警告。

“这是仙剑吗?”

逢泽美优饶有兴趣的说道。

鸿云真人解释道:“充其量只能算是羽剑,不过是烙印了一丝仙谛而已。

那天,阎王孟长云留了下来。

而逢泽美优、魏山庄、毕凡、松河等四人出发了。
<B149>……

在路上。

逢泽美优坐在宝船上,看着松河从鬼书生和血灯佛身上掠夺来的战利品。

这些宝物堆积如山,包括神材、丹药、法宝、秘法、传承等等,令人眼花缭乱。

几乎都是玉花级的宝物,价值无比。

“不是说鬼书生手中的’屠剑阵’是二十四把飞剑组成的吗,怎么只剩下十二把了?”

逢泽美优问道。

在与渔夫战斗时,后者献上了一把“古玉飞剑”,剑上闪耀着仙光。一剑,在南岳印上划出一道裂缝,威力惊人。

这给逢泽美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现在,他已经知道,这古玉飞剑,只是组成“屠戮剑阵”的二十四把飞剑之一。

“向大人报告,据我推测,其他飞剑已经损坏丢失。”

宋禾在一旁耐心地解释道。

这些死去的灵魂
,在他们有生之年
遭受了法律终结的灾难。不但他们的道身被毁了,而且他们身上的宝物,大部分在末法的浩劫下,都已经腐朽毁坏了。

和鬼书生血灯佛一样,他们被视为武鼎妖海中不该招惹的最恐怖的存在。

但是他们手中的上古宝物,大部分也是不完整的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逢泽美优自言自语道。在这样的对比中,鸿运真人的背景和财力实在是太惊人了。

他不仅有心思花费各种稀有宝物来种植水果和蔬菜,而且还可以用它们来酿酒和烹饪。他既有钱又有权势。

接下来,逢泽美优整理了一下战利品。

但可惜的是,他发现,能够用来修炼的丹药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,这些丹药远不能与鸿运真人的《玉年酒》相提并论。

“这些羽级神材,可以用来炼制人剑,甚至……玄黄创世藤可以炼化为人剑。

逢泽美优陷入了沉思。

人剑是神殿主最引以为傲的剑。这把剑原本是从混沌神器“玄池混沌金”炼制而成的,其中蕴含着玄之本源。

论颜值和传承,这把剑丝毫不逊色于玄黄创世藤。

如果这两位混沌神能够融合,力量势必会发生彻底的蜕变!

“看来我得去神都星界了。”

逢泽美优暗道。

神都星界内,有个地方叫做“神工坊”,以在星空中锻造宝物闻名,被誉为天下顶级炼器圣地。

神圣工坊的主人有两件神物。

一个是混沌神’万妙炉’。

另一种是混沌之火’九清道火’。

有了这两件神器,神工坊已经炼化了无数震惊天地的道兵。

神殿之主在炼制人剑的时候,就去了神工坊,借用了万妙炉和九清道火!

另外,不管是探究瘸腿老魏和小伙伴们过去遇到的灾难,去见清棠,还是去“界空寺”寻找裁缝的线索,他们都需要去神都星界。

“不过,在此之前,我们得先去星河神教。”

逢泽美优怀疑渔夫不是真的死了。

以他对这个老家伙的了解,哪怕他已经布置在黑龟山,试图利用那些死魂的力量来杀了他。

可是这个老家伙绝不会给自己留出一条出路!

两天后,神元星界。

赤铜神山。

此地是星河神教的祖居地,素有神元星界第一神山之称。

虚空波动,逢泽美优和魏山的身影凭空浮现。

离开武定妖海之后,庄碧凡已经告别,离开了,回到了自己的族人身边。

而松河则躲在青铜碎片中,挂在魏山的腰上。

没有逢泽美优的命令,这股强大的武魂是不会轻率出现的。

“请问寺主在吗?”

星河神宗大门前,一道大阵轰鸣,一道身影走了出来,远远的向逢泽美优和魏山行礼。

这是一个穿着灰色长袍,头发花白,袖子飘动的男人。

逢泽美优微微挑眉,自言自语道:“老渔夫还真没死。

“渔夫让你在这里等吗?”

魏山沉声说道。

灰袍白发男子微微点头,道:“我祖宗吩咐,若是神殿之主来,就要将这张秘符呈献给神殿之主。

说着,他拿出一张秘符,拿在手里。

秘符破碎,化作一个戴着竹帽,穿着草衣的男人。

它是渔夫的意志。

他抬头看向远处的逢泽美优,笑道:“我就知道我不能瞒着你,主人,所以我把这幅遗嘱留在这里。

逢泽美优揉了揉眉心,道:“所以,那个死在武丁妖海深处的,就是你的道分身?

渔夫坦然道:“是啊,我虽然和鬼书生血灯佛合作过,但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这些非人非鬼的鬼,所以多年前就给自己留了一条出路。

说到最后,他神色复杂,叹了口气,“可是我还真没想到,你师傅竟然能从武定妖海深处活下来。真的是……太棒了!

逢泽美优神情平静,道:“你留下这意志力,不只是胡说八道吧?

渔夫收起脸上的笑容,抱拳道:”我本身正试图穿越飞仙禁区。总有一天,他一定会踏上长生不老的道路。在此之前,我希望师傅手下留情,不要把怒气发泄在我星河神宗的弟子身上。

“顿了顿,他道:”而且我可以保证,从现在开始,就算我和你师父打交道,也绝不会牵扯到你身边的其他人。

逢泽美优闻言,冷笑道:“你愿意。

渔夫皱了皱眉头,道:“据我所知,你和燕道林、邓佐都达成了这样的协议。你为什么拒绝我?

逢泽美优淡淡道:“很简单。我相信他们的性格和个性,但我不能相信你。

渔夫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笑了起来,道:“果然,你师傅从来不把我当回事。

他的笑容显得格外冷淡,“既然如此,以后我原身回归的时候,就别怪我尽我所能了!

逢泽美优懒得废话,拂了拂袖子。

渔夫的意志爆发了,化作了一阵光雨。

远处的山门前,灰袍白发男子惊愕道:“师父,星河神宗只剩下我一个人。即使你生气了,我想……你不会攻击像我这样的小人物吧?

一道剑气骤然出现,当场击杀了灰袍白发男子。

“如果你不杀死苍蝇,你留着它是为了让人厌恶吗?”

逢泽美优微微摇了摇头。

魏山皱了皱眉头,道:“少爷,这老渔夫真是狡猾。他明明已经提前撤离了宗门的强者,却还是假装和你谈判。太了!

“所以,我永远不会相信渔夫说的任何话。

逢泽美优说着,走上前去。

人剑升空。

随着逢泽美优心念一动,长剑直冲云霄。

恐怖的剑意笼罩着天空和日光,方圆千里内的山河剧烈颤抖,虚空颤抖哀嚎。

“僧侣可以逃跑,但寺庙不能。如果这个人走了,星河神宗的祖居就要灭了。

逢泽美优低声说,他的袍子沙沙作响。

然后,他用指尖在空中画了一条线。

人间剑如天银,斩下。

仿佛天塌下来,大地在下沉。狂暴刺眼的剑光,将远处的赤铜神山完全淹没,向着四面八方闪耀。

当烟雾和雾霾散去时。

被誉为神元星界第一圣山,星河神宗祖居的赤铜神山,彻底坍塌,化为一片废墟。

地面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沟壑,一直延伸到无尽的远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