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茫茫而空旷。

在地下一千英尺处,一个人影正在全速逃跑。

这是一个黑衣人,头戴铁冠,面容犀利。当他飞到地下时,他的速度快如闪电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普通的修炼者根本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。

但黑衣人似乎被吓坏了,眉眼里都带着震惊。

“情报是错误的。就算动用了羽级灵宝,神殿主的轮回也根本做不到!

“这次回来之后,一定要尽快通知’安音尊者’……嗯?

正想着这里,黑衣人的脸色顿时一变,身形顿时停顿了一下。

一道剑气穿透千丈地层,砰的一声落下。

恐怖的剑光肆虐,让黑衣人来不及多想,第一时间改变方向,逃走。

他吓了一跳,冷汗淋漓,身心都在颤抖。

要不是他及时停下脚步,他都差点被剑气斩断!

“那家伙能跟踪我?他是怎么做到的?

黑衣人就是这么想的。

一股剑气再次穿透地表,落下。

黑衣人尖叫一声,又改变了方向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无论他怎么逃,总有一股剑气落下,吓得他不得不躲起来。

但最终,他再也躲不住了。一道剑气落下,砸在了方圆千丈之内的地面,也砸在了他身上。

他咳出一口鲜血,一道血迹出现在眼前。

抬头一看,这片土地已经陷入了巨大的沟壑中。

而在沟壑之上,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空中,用深邃的眼睛俯视着他。

“你为什么不逃跑?”

浅野心的眼神中带着戏谑。

黑衣人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你刚才为什么不做点狠手?

冷静下来后,他才意识到,如果对方在逃跑的时候狠心一点,他早就被杀了!

浅野心平静道:“我想知道一些事情。

黑衣人摇了摇头,道: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。我也可以清楚地告诉你,我们所有人都是奉命行事,不知道你想知道的真相。

顿了顿,他的眼神很复杂,“就算你搜魂也是徒劳的。在行动之前,我们每个人的灵魂中都有一个禁忌的封印。一旦灵魂被搜索,它就会爆炸。

浅野心微微挑眉,道:“那我为什么要留着你?

说着,他举起了手中的人剑。

“等等!”

黑衣人脸色一变,连忙道:“你不想知道是谁命令我替你行事的吗?

浅野心道:“告诉我,你就能保命。

“我们都称呼对方为安音尊者,一切行动都是由安音尊者暗中指挥的。”

黑衣人连忙道:“现在,安尹尊者在万柳城!

浅野心道:“怎么找到他?

万柳城大到堪比一个小国。人太多了,找他跟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。

黑衣男子掏出一张黑色玉符,在空中递给浅野心,“有了这张符箓,你就能感应到安音尊者的踪迹了。

浅野心低头看了看那张黑色的秘符,上面刻着精细复杂的魔法图案,诡异离奇,背面刻着一扇扭曲的血红色门。

“等我见到安音尊者,我就放你走。”

浅野心收起黑色秘符,将黑衣人抓在手中。

“我只是希望……圣殿的主人会信守诺言的!

黑衣人叹了口气。

万流市。

深夜,街道上的灯光昏暗。

在庄园里。

在一棵几人可以拥抱的老柳树下,坐着一个可爱可爱的女孩。

女孩穿着石榴裙,头发像瀑布一样。她坐在木椅上,正在剥石榴。在她面前的小碗里,放着一小碗红玛瑙状的石榴籽。

有人敲门。

女孩头也不抬地说:“进来吧。

她的声音像水一样柔和。

院门打开,浅野心走了进来。

当他看到女孩时,他扬了扬眉毛,一个死去的灵魂!

“你是拥有轮回秘诀的寺庙主,对吧?我在这里等了很久了。

石榴裙少女抬起头,笑着说道。

“你以为我会来吗?”

浅野心走了过来。

这个院子非常大,有小桥、流水、凉亭和露台。

姑娘坐在大柳树下,坐得舒服,妩媚可爱。

“不用了,我还以为你会死呢,不用再做,只是担心你不会死,只能一个人在这里等着了。”

石榴裙少女清脆道:“现在看来,之前派来对付你的那些家伙,虽然他们是当今世界顶尖的高手,终究对你无能为力。

这时,她拿起盛着石榴籽的玉碗,道:“要不要吃?

浅野心直接不理会,道:“你是安音尊者吗?

石榴裙少女微微点头,道:“就其中之一。

言下之意,像她这样的安音尊者还有很多!

浅野心道:“你是哪个派别的?

穿石榴裙的女孩大笑起来,说:“你为什么要审问一个犯人?真的很不舒服。

浅野心淡然道:“别对我笑。如果你合作,你就可以生活。否则,你会死的。

石榴裙少女抬起头,将一小碗石榴籽倒进嘴里。她一边咀嚼着大口鼓起的脸颊,一边含糊地说:“好吧,如果你能走出这个院子,我不介意告诉你一些真相。

浅野心道:“就你?

石榴裙少女笑着说:“我是个死魂落魄的人。自然,我最害怕轮回的力量。所以,当我能避免自己做的时候,我是不会放手的。

说着,她打了个响指。

悄无声息中,四道身影出现在院子的四面八方。

有男有女,他们都是死魂!

每个人的手里,都握着一面黑色的旗帜,四周黑光缭绕,蒸腾着仙气。

“大阵法?”

浅野心皱了皱眉头。

“这不是普通的大阵法。”

石榴裙少女解释道:“这叫’山海葬阵’,由四十九个羽级杀阵组成。很久以前,这个阵法,还是一个顶级修炼宗门的护山杀阵。它是如此强大,以至于可以杀死河道界的羽化真人。

“不幸的是,今天的世界远不如古代。就算我用尽了所有的力气,也只能炼化出这个阵法的一半威力。

最后,她美眸如水,对着浅野心笑了笑,“即便如此,似乎也足以留住一个道友这样的身材。

“试一试就知道了。”

浅野心突然出手了。

一股剑气凭空出现,轻而易举的当场杀死了石榴裙少女。

但浅野心却皱起了眉头。

石榴裙少女的身影化作一张枯黄的符纸,破碎燃烧。

这是一张替代符,而且神秘莫测,竟然瞒过了浅野心的视线!

意识到这一点,浅野心的眼神变得诡异起来,眼角一亮他的嘴唇忍不住扬起一个俏皮的弧线。

“我们试试吧。”

远处的屋檐上,

石榴裙少女的身影凭空出现。

她笑着摆了摆手,“开始吧。

整个院子顿时被一股耀眼的符文禁阵之力淹没。

仙光浓密,道音咆哮。这种杀戮阵法,远远超出了王者级别的境界。可是玉花级别的大杀兵器,能够击杀玉华真人。

当这个阵法运转的时候,无数星辰陨落,无边无际的大海吞噬了十个方向。有古老的圣山从地下拔地而起!

虽然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,但它透露出一个巨大的杀意。

偌大的院落仿佛变成了一个恐怖的秘境,充满了杀意。

院子周围,四具死魂激活青铜旗,将这“山海葬阵”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。

屋檐上,石榴裙少女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,美眸中却满是嘲讽和冷酷。

当时的人们怎么可能理解玉花界的威力?

那么,如果他控制了轮回呢?没必要自己动手,只要一些外力就能轻松压制住!

“小心点,别真的杀了他。”

石榴裙少女冷冷的吩咐道。

这一刻,她娇嫩可爱的气场消失了,全身充满了冰冷寂寞的嚣张气场,仿佛她是俯瞰世界的主人。

“是!”

四个死去的灵魂庄严地接受了命令。

但很快,被困在禁阵中的浅野心就爆炸了,化作了无数的碎片。

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他们还没有真正杀死他!

“不对,那家伙好像用了一种类似于替身符的秘宝!”

屋檐上,石榴裙少女的脸色微微一变。

此时此刻院子外,一股剑气冲天而起,化作六道轮回虚影,漆黑如夜,遮天蔽日。

操作大阵的四名死魂,全都惊恐万分,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。

“这是轮回!”

有人咆哮道。

剑气被斩断了。

这就像一个六轮回的世界,压制从天而降。

四具死魂魄全都惊呆了,立刻运转禁阵试图反抗。

但显然为时已晚。

剑气落下,轮回之力如山崩海啸般肆虐,直接将四具死魂的身影淹没。

“不!!”

尖锐的尖叫声接二连三地响起,透露出恐慌、绝望和崩溃。

这些死去的灵魂就像在熊熊烈火中融化的冰雪。他们一个接一个,坚持不住,在轮回之力中被湮灭。

连一丝灰烬都没有留下!

正如红云真人当初所说,掌管轮回的人,就像掌管死魂生死的主人一样。他可以让他们摆脱诅咒,重新活在人间,也可以让他们彻底死去!

没有了四具死魂的控制,《山海葬世界阵法》也陷入了萧条之中。

屋檐上,石榴裙少女俏脸苍白,眼眶气得快要吐火了。

我被愚弄了!

精心布置的阵法,等待的却是对方的替补秘宝。

而对方的原身趁机出击!

“他们在尝试后就死了。你呢?你想继续努力吗?

夜色中,一身青袍的浅野心从远处走了过来,对着站在屋檐上的石榴裙少女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