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末法时代幸存下来的神仙后裔,或许他已经高高在上,威风凛凛,太久了。

不管是当初撑着伞遮天现身的傅冬礼,还是这次派李忠当说客的莫青愁,都以为可以让川越仁子接受他们的“好意”。

或者答应给予奇妙的法门和宝物,或者答应给川越仁子庇护,甚至答应将来带川越仁子去仙界修行。

这就像,我知道你被困在一个不归路,所以我来帮你,前提是你必须低头服从我的意志。

这是善意吗?

这是一次交流!

川越仁子并不嫌弃交流。

他不喜欢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。

他毕生致力于追求剑,为什么需要别人的支持?

就算天下都是敌人,他又何必靠别人为他遮风挡雨呢?

搞笑的是,无论是前来充当说客的莫清愁还是李忠,显然都相信,他之所以留在解空寺,是因为能得到解空剑僧和青石剑仙的保护!

“在别人眼里,这样的情况足以让我灭亡,可是他们怎么会知道,对我来说,以整个世界为敌只是一个考验?”

“杀不死我的人,终将成为我的垫脚石,为我铺平一条通往天堂的道路!”

房间里,川越仁子摇了摇头,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炼之中。

夜幕降临,寺庙里的落叶在秋风中沙沙作响,飘荡着。

“成仙,玉花界多少人做梦一辈子,苏道游就这样不予理睬。这样的勇气,确实让人忍不住为之鼓掌。

青石剑仙低声道。

他记得,在李忠老怪物离开之前,他显然被川越仁子的武魂震撼了,佩服地叹了口气。

结空剑僧双手合十,郑重道:“佛陀说,我立下了超凡的志向,必须达到无上道。如果这个愿望得不到满足,我就不会开悟。

“在我看来,如果苏道同胞有超凡野心,追求至尊剑道,就算做不到,成仙也不是他的愿望。”

“确实如此。”

青石剑仙眉宇露出一丝嘲讽之色,道:“若是低头换取成仙的机会,这样的仙道终究是无法忍受的。

在末法时代幸存下来的两位顶尖强者,心中都感慨万千。

在追求大道的过程中,有些人选择乘风而上,直冲云霄。

但是一些选择用自己的身体丈量道路,用剑指着天门,涉出一条通天之路!

这没有好坏之分。

毕竟,利用这种情况也需要真正的技能。

而要斩断路上的荆棘,就意味着要忍受远超想象的艰辛和危险,而结局往往是被碾成碎片。

“一颗坚硬如磐石的心,天崩地裂,永不改变。没有极大的毅力、野心和勇气,就不会像苏道游那样从容。

结空剑僧认真的说道:“大家都认为苏道游是注定要灭亡的,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,如果有一天苏道游的剑指向了世间绝世绝世的人,那会怎么样?

青石剑仙眼睛一亮,笑道:“虽然只是说说而已,但是……我真的很期待这样的一天。

飞仙禁区。

在仙雾笼罩的岛屿上,古老的松树摇曳,泉水流淌。

“小姐,我很惭愧,我没有完成你的委托。”

李忠躬身歉意的说道。

一个女人站在不远处的悬崖边上。

她打扮成男人,身材高挑,身穿紫色长袍,墨蓝色的头发扎成一个松散的道家发髻,举止清澈优雅。

“如果他不想成仙,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?”

女人低声说着,转头看向李忠。

这一刻,天空中布满了玫瑰色的云彩,映照在女子清澈美丽的脸上,为她增添了一丝神圣的魅力。

她的皮肤比雪白,眉毛如画,难得的是她有一双淡金色的眼睛,闪耀着神圣的光芒。

虽然她打扮成男人,但她的举止和风格仍然令人惊叹。

莫清愁来自仙界的高贵人物!

真正的仙女后裔!

李忠微微垂下眼眸,不敢直视超凡境仙子,道:“在我看来,此人胆大妄为,不愧是曾经称霸星空的传奇人物。既然他拒绝了这位年轻女士的好意,也许……他不愿意比别人低人一等。

莫青愁想了想,道:“既然如此得意,为何躲在解空寺?这和住在别人的屋檐下没什么不同。

李忠迟疑了一下,道:“说实话,小姐,在我看来,川越仁子并不是在寻求青石剑仙和结空剑僧的庇护。

“你为什么这么认为?”

李忠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此人的胆量,比青石剑仙、解空剑僧还要大!面对我的来访,就连青石和J伊空不敢怠慢,但这小子从头到尾都不在乎我的外表。

莫青愁一愣:“他就这么嚣张?

李忠微微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狂妄自大,而是一种绝对的自信和冷静。我仔细观察过,青石和杰空都非常尊重这个人,当时的所有决定都是这个人做出的。

莫青愁低声道:“听你这么说,这个川越仁子确实是难得一见的非凡之人,可惜我用不了他……”

李忠心中一颤,道:“小姐,我敢说什么,希望你拭目以待,不要马上下决定。

莫青愁红润的嘴唇露出一丝戏谑,笑着说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因为被拒绝而生气的,更何况既然我说过会给他时间考虑,我也不会食言。

李忠松了一口气。

“可是……

”莫青愁道:“明天的’仙人法会’,我们要商量一下川越仁子的事情。我不介意为他说几句好话,但可以预见,其他人不会那么容易说话。

说到这里,她微微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:“归根结底,这个人就像是一把悬在我们头上的剑。如果我们无法控制它,摧毁它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最明智的选择!

李忠心中一惊。

明日众仙法会,除了古道传中的顶尖强者之外,还会聚集一批背景恐怖的仙人后裔。

这次法会要讨论的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如何对待掌控轮回之力的川越仁子!

正如莫青愁所说,轮回是悬在所有死魂头上的一把剑。越是强大的存在,越是不能容忍这把剑的存在!

“不管别人的态度如何,我都会再等一会儿。或。。。等到川越仁子受够了苦,遇到生死大劫,他就会重新认识我的好意。

莫青愁低声说道。

翌日,吸引天下亡魂关注的“仙人大会”,在仙人后裔莫青愁的领地内举行。

那一天,仙人大会的消息传开了,引起了天下的轰动。

最抢眼的是两条新闻。

首先,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各大古道宗将与世界顶尖势力联手,为星空的各个领域建立新的秩序!

第二,一部分古代道宗和一部分仙人后裔联手,对外表示,如果川越仁子在未来六个月内选择投降,他可以免于死亡。

否则,他必须被淘汰!

这两条消息一出,星空四面八方都颤抖了一下,掀起了轩然。

所有人都有一种预感,曾经压制了星空所有境界的神殿之主,将会陷入一场变幻莫测的恶风暴中!

“师傅,川越仁子要遭殃了!”

当地那只名叫星阙的狗非常兴奋,第一时间将神仙群的消息汇报给了真人鸿云。

“这只是一个声明,不需要注意它。”

真人红云正在熬粥,心不在焉的说道:“更何况,这群所谓的仙人,能代表多少人的态度?

土狗想了想,说道:“既然师傅懒得去参加这群仙人,那就证明这群神仙也不必太当回事了。

真人红云看着锅里冒泡的白粥,吩咐道:“去叫阿九过来一起喝粥。

“好的。“

当地的狗流口水,接了订单就走了。

时光荏苒,两个月的时间匆匆过去了。

在此期间,世界各大星界发生了一系列剧烈的变化。

一个又一个踏入玉华境界的强者纷纷走出飞仙禁区,引发了全世界的热议。

比如,华心斋的创始人、星河神教的掌门、太乙道门的掌门、邓左九天阁、燕道林……

都陆陆续续回来了!

除此之外,在六大古族和八大界王家族中,也有踏入玉华境界的古古人!

这一切,在星空中引起了各行各业的巨大震动,掀起了无数的波澜。

“玉花境强者时代已经到来!”

“未来,世界将由玉华人主宰。”

不知道有多少人为此感叹。

世俗事务的变化,将影响世界格局的变化,也将深刻影响到世界上每一个修炼者的道路!

谁能不注意这一点?

“短短两个月的时间,已经有数百人知道了玉花界的存在!”

“还有多少强者,已经在暗中踏入了玉花界?”

“据说,那些古老的道门中,已经有河道境界级别的死灵了!”

在这段时间里我,世界上讨论最多的新闻是关于玉花界的人。

反倒是川越仁子仿佛从地上蒸发了一般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解空寺。

一场持续了多天的大雪,让这座古老的佛教寺庙银白蒙面,屋檐上和院前堆积了厚厚的冰雪。

院子里一棵古树旁边,一个小小的红土炉子正在烫着一壶酒。

火光通红,炽热的白雾从酒壶中升起,飘荡在白雪中,清爽的酒香在殿内弥漫开来。

川越仁子躺在藤椅上,手里拿着酒杯,欣赏着雪。

空昭和尚趴在树根上,手里拿着一只烤鸡,嘴里滴着油吃着。

在远离解空寺的白雪皑皑的天下,一位头戴黑色圆帽,身穿布袍的老人迎风而来,浑身是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