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河神教的大门早已化为废墟。

渔夫独自站在坍塌的大门前,沉默了许久,长长地呼出一口气。

“师父,师父,这辈子,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,也是我最想杀的人……也是你!

喃喃自语的声音还在废墟中回荡,渔夫转身离开了。

华新寨.

“师父,你一定要来。到时候,我会为你画一幅画,高高挂在世界之门之上,让日后的人不会忘记你的遗体。

画家从酒壶里喝了一口,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对于天下修炼者来说,紫霄台之战也引起了轩然。

在星空的各个领域,在无数的位面,凡是有修炼者的地方,都在讨论着这个惊天动地的事件。

与那些大势力相比,天下修炼者的态度明显不同。

“的确,时代变了。古老的道教宗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未来的世界,必然会被玉华界的强者所统治。可是这个偌大的世界,一个人就容不下师傅吗?

一些老一辈人感到莫名的愤慨。

在他们心中,大师代表着一个绝世的传奇,一个曾经震撼星辰和诸天的至高神话!

在这个世界上,有无数人从心底里尊敬和敬佩大师。

但近年来,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不管是上古道门派,还是天下顶尖道门派,都把师傅当成眼中钉,肉中刺,恨不得将他踩死!

这让许多老年人感到难过。

“这样的挑战公平吗?”

“玉花境界的一群人联手,挑战境王级别的殿主。这有多荒谬和有趣?

“他们不感到羞愧吗?”

“哦,这就是所谓的玉花境界吗?”

这个世界的年轻一代非常愤慨,为寺庙的主人发声!

年轻人仍然有激情,更关心公平正义。

在他们看来,这样的挑战从一开始就对寺庙的主人不公平,让人又气又反感。

只有那些经历过世间风风雨雨的老人才知道,修炼之路上,是没有真正的公平正义的。

只有孩子在乎对与错,非黑与白。

在成年人的世界里,只有输赢!

赢家是国王,输家是强盗,一直都是喜欢这个。

“神殿的主人会接受挑战吗?”

这是全世界修炼者最关心的问题。

没有人确定。

毕竟,就算是这个世界的修炼者都知道,这一战充满了杀意,如同龙穴、虎穴一般。如果师傅去了,几乎没有生存的机会!

师傅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

但世人也知道,师傅绝不怕打!

在往年的漫长岁月里,师傅奋斗了一辈子,剑击压了星空中所有的境界,从未退过一次!

这次师傅也会这样做吗?

“不要把师傅当成普通的境王!”

“看看这偌大的世界,除了师傅,哪个境王能杀出神婴境的死灵?”

“如果师傅的实力不是太惊人,以九天阁的实力,他们又何必联手出手?”

“在我看来,师傅一定会上战场的!他一剑一骄,绝不后退一步!

很多人都是这样分析的。

“可以预见,如果这场战争发生,那绝对是自末法时代结束以来最受关注的战争!”

“这场战争

无论谁赢谁输,都将深刻改变世界局势,载入整个东玄域的史册!”

“同样,这注定是上世第一次玉华级的战争。哪怕神殿之主只是王者境界,也知道他有击杀玉华级人物的实力!

“这样的战争,恐怕在远古时代也很难见到!”

“我们正在见证它!”

“舞台已经搭好了,就等着锣鼓声响起,演出就要开始了。”

在黑暗阴郁的世界里,裁缝拿起茶杯,笑着喝了一口茶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。

梁天山的紫霄台,成了星空中最受关注的地方。

没有其他人!

无数人从四面八方涌向良天山。

星空各个圈子的一些大佬甚至提前出发,赶往神都星界,只为见证这场史无前例的决斗,注定要载入史册!

眨眼间,七天过去了。

这七天,凪光像往常一样呆在解空寺,隐居修行。

偶尔,他会和空昭和尚喝一杯,和青石剑仙讨论道试剑,以及下棋,与解空剑僧谈禅。

非常充实,非常舒适。

“虽然说面对重大事件应该冷静,但你就是太冷静了。嗯。。。这个鸭爪很好吃。

庙院里,有一口火锅,红油骨汤沸腾冒泡,各种鲜肉火锅蔬菜在里面翻滚漂浮。

空昭和尚嘴里滴着油吃着,筷子也没停过。

凪光拿起一块煮熟的鱼,漫不经心地说:“爱情不被外在的东西所困,心不为生死所扰,千万万的艰辛就像微风拂过脸庞。

说着,他咬了一口晶莹剔透的白鱼,凪光安慰地眯起了眼睛。

冬天确实是吃火锅的最佳时间。

空昭和尚犹豫了片刻,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输了怎么办?

“没有。”

凪光摇了摇头。

他放下碗筷,拿出酒壶喝了一口,“身为剑修,若是战前就开始想着输,就失去了看不起无敌者的信心。幸好我这辈子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。

空昭和尚愣了愣,不高兴地说道:“这世上见过不少剑修,但只有你一个人像你这样。

凪光站起身来,拂去衣服上的落叶,道:“顶上很冷。当我找不到能打的对手时,那是最累的感觉。

“现在,整个世界都是我的敌人,有多幸福?”

凪光说完,笑着走出了院门,“请你替我照顾好小薇子。等我回来,我就带他去找老魏。

高大的身影在天空下投下长长的影子,清澈而超然,宛如仙女行走在人间。

“你真的不需要我为你加油吗?”

空昭和尚喊道。

“你太毒了。我怕你会挨打。最好不要去。

凪光的声音还在回荡,他已经消失在了解空寺外。

大殿内,青石剑仙沉默了许久,叹了口气:“论道法,我远胜于苏道游,论心境,我远不如苏道游。

结空剑僧神色微妙,道:“我也是一样。

两人面面相觑,心中都充满了感慨。

战斗的日子到了!

良天山。

它高达数千英尺,山如龙,屹立不倒。

紫霄台,位于梁天山顶,因常年被紫云环绕而得名。

此时,附近以梁天山为中心的山川,点缀着密密麻麻的身影,如潮水般无穷无尽。

他们都是星空中各行各业的修炼者。

随便挑一个,很有可能是大势力的统治者!

但现在,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大人物只能站在人群中,就像茫茫大海中不起眼的波浪。

真正吸引眼球的,是那些玉花境界的众生!

无论男女,都被仙光包围,矗立在两天山附近,宛如一群仙人降临人间。

“那些是玉花界众生吗?”

“要不是来过良天山,我都不敢相信,现在世界上有这么多玉花界的人物。”

“不对,其中可是玉花境界的死魂很多。”

……众人议论纷纷,渐渐认出了那些玉华境界人物的来历。

有来自各大古代道教宗门的死魂,如欢剑仙楼、赤城道门、万灵仙山等,沐雨南、秦红玉等被凪光打败的死魂也在其中。

还有来自六大护道古族的当代玉华界人物。

像上古守护族周家的老古董周寒山,钟家的老古董钟天泉,都在其中。

他们每个人都是近来闻名于世的老家伙。他踏入了玉华的境界,轰动了世界。

如今,他们已逐渐露出踪迹,成为现场的焦点。

天空中不时有闪光,每一缕光芒都代表着一个玉花身影的到来。最终,玉华的身影数量已经达到了近百人!

梁天山附近,气息澎湃,光芒灿烂。光是那些玉花修士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就让周虚大变了。世界笼罩在恐怖的气息中,令人震惊。

“近百名玉华修士!这绝对是自末法时代结束以来从未发生过的盛大时刻!

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震撼,深深地感受到,今天的世界真的和以前完全不同了。

现在已经不是王者境界的人可以主宰天下风云的时候了!

“我们眼前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。我们不知道黑暗中分布着多少类似的恐怖存在。

一个大个子低声说道,他的脑子里一片狼藉。ressed。

毫无疑问,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个世界上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仙人,就像世界上最璀璨的星星一样,闪耀在星空之巅!

而今天的主角,就是早已屹立在良天山紫霄台上的四道身影。

他们分别是九天阁掌门阎道林、渔夫、星河神宗宗主、画家、华心斋创始人、太乙道门太上长老邓佐!

他们四个人,坐着或站着,举止和气势各不相同。

但他们每个人都有虚幻的仙光在他们身上流动。

那是仙级法则的力量,就像飞仙光雨一般,是只有仙级人才能掌控的力量!

“殿主会来打仗吗?”

大家都在等着,很多人都有些着急。

因为已经接近中午了,但直到现在,都没有殿主的踪迹。

“如果殿主今天不来,他将成为天下的笑柄,名声一败涂地,再也抬不起头来了。”

紫霄台上,画家笑着说:“毕竟,他以前从未退缩过。一旦他撤退,那将是一个无法洗去的污点。

邓左抱着一把剑鞘,面无表情地说:“他知道自己会死,他也会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