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已经是雪灵圣母第四次开口了。

她的表情狰狞,整张脸似乎都扭曲了,但此刻,一股普通人难以理解的光彩从她浑浊的眸子中迸发出来。

这一击很可能是她的荣耀!

为了得到这份荣耀,她,雪灵圣母,不惜一切代价!!!

天地嗡嗡作响,数万里的虚空在这一刻直接化作了黑暗。

更凶猛的身影出现在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无数人的视线中。

他们在星空之中,拼尽全力想要冲进去,但光幕却不时袭来,杀伤无数人,让他们焦急又怕。

两人碰撞的涟漪,足足蔓延了千里,这让那些早已离开千里之外的三教九宗七十二宗门的人松了一口气。

好在我早就给自己准备了闭关,不然的话,恐怕就是此刻死去的人了。

他们的目光都盯着凤凰城。

“噼里啪啦!”

一声巨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,这一刻,就像是大自然的声音,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。

“坏了!”

“不,它还没有坏,但很快就会坏掉!”

“你看,纯白色的盖子上已经有无数的裂缝了。如果再被击中,它就受不了了!

“哈哈哈,你看到了吗?你看到了吗?那个苏八流直接晕了过去!

“他有五品融合境的修为,却此刻晕了过去。不朽兵器的反噬有多大?

“这是他应得的!我真希望他能被反弹杀死!

无数声中,三田真铃的身影落入了一道美影的怀抱。

这个美丽的身影,就是任清焕。

她轻轻抱住三田真铃,美眉露出深深的心痛神色。

“你可以永远留在神子的玄美戒指里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……”任清桓轻声说道。

三田真铃静止的呼吸让她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“该死的!!”

虚空之上,雪灵圣母看着那有着无数裂缝的纯白色盖子,似乎要破裂,却又没有破裂,神色阴沉。

正如其他人所说,只要再打一击,盖子就足以打破!

但她知道,如果还是一滴赋予生命的金色血液,那么盖子仍然不会破裂!

因为随着圣血灵木腾空而起,盖子会迅速恢复,这就是不朽的武器!

除非你能消耗三滴赋予生命的黄金血液一次,就能一举破开这件不朽的兵器!

但是,那是三滴赋予生命的金色血液!!

一滴已经被消耗掉了。如果再消耗三滴,雪灵母亲的命脉就只剩下一滴了。

虽然她以前说不在乎,但她真的不在乎吗?

生命之血对于每个修炼者来说都是最珍贵的东西,它可以在关键时刻挽救生命。

仅仅为了这种肉眼都看不见的荣耀,值得吗?

这一刻,就连早已陷入疯狂的雪灵母,也露出了几分犹豫之色。

然而,所有的犹豫都只是片刻。

下一刻,她的脸上又充满了疯狂。

冲动完全战胜了理智!

“我已经消耗了我所有的血精,甚至一滴生命血。如果我就这样放弃,那么我所有的努力都将是徒劳的?

“我不愿意放弃,我怎么能放弃!!”

“再来一次,再来一次!”

“我只需要三滴命脉,就能破开这件不朽的兵器!”

“到时候,我不但会获得荣耀,凤凰宗的这件不朽兵器也会在我纯神宗的囊中!”

“不朽武器,不朽武器……”

“如果我能得到这样的不朽武器,就算付出四滴生命之血,又有什么害处!!”

想到这里,雪灵圣母的心中突然迸发出一团火焰。

所有来自纯神宗的劝说都被她挡住了。

仿佛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人了。

“哼……”

她深吸一口气,看着昏迷不醒的三田真铃。

“小混蛋,你以五品融合境的修为,能坚持到现在,就能让我这个雪灵母,消耗掉我四滴生命的黄金之血。真的不后悔。

“今天,我要用我这辈子最强的一击,把你,包括整个凤凰宗,都埋进了西边!”

随着话音落下,雪灵母一巴掌拍了拍眉心,三滴她生命的金色鲜血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每一滴都充满了金色的光泽,像一个耀眼的小太阳,让人不寒而栗。

这可是次仙级强者的赐命金血,三滴啊!!!

毫不夸张的说,天帝境若是能得到一滴,吞下炼化,极有可能直接突破一个档次!

此时此刻,雪灵母要用这三滴生命金血,突破凤凰宗的仙器!

这是一个 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了。这是一个好故事,将在未来流传数千万年,数亿年!

“融化!”

雪灵圣母盯着自己的三滴生命金血看了许久,毫不犹豫的拍了拍手,三滴生命金血瞬间炸开,化作血雾,瞬间,融入了圣血灵木之中。

后者被这个灌溉,起初略微摇晃。

然后,无数的树枝从上面冒了出来,有的叶子看起来也是金黄色的,生长得很快。

整个圣血灵木在这一刻仿佛都活了过来!

“这是我,雪灵圣母,到现在为止,这辈子用过的最强一击!”

雪灵圣母低头,咬紧牙关,眼珠子都快要蹦出来了。

“圣血灵木,以我生命金血为引领,震天动地,震天下!”

“给我……坍塌!!!”

最后一个字,带着恐怖的回声,仿佛在为圣血灵木的陨落起到一个动作。

就在这时,圣血灵木也直接落在了纯白的盖子上。

两人接触时,无数双眼睛都盯着他们。

三大宗门、九大宗门、七十二宗门的人,甚至都看到纯白色的盖子被彻底打碎,圣血灵木直奔而下,将凤凰城给灭了。

就在这时,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三田真铃突然睁开了眼睛!

这一幕让抱着他的任清桓微微一怔,也让凤凰宗众人微微一怔!

雪灵圣母也看到了这一幕,也是一愣。

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,三田真铃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咳嗽了几声,咧嘴一笑,然后缓缓说出了一句话。

“咳咳,对不起,我真的不能再装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