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意思。”

仁藤沙耶香自言自语道。

他意识到,在融合了沈牧生前的道家事迹之后,属于沈牧的记忆和情感也在影响着他的心境。

排除和消除根本不可能。

因为他和沈牧是同一个人!

“我把它看作是内心的恶魔。等到有一天我杀了薛柳,就是铲除内魔的那一天!

仁藤沙耶香的眼神清澈,不紧不慢。

有了融合殿主道道之力的经验,仁藤沙耶香已经熟悉了沈牧的道道之力。

诚然,这个内心的恶魔随时都会爆发,甚至影响他的思想。

但对于仁藤沙耶香来说,无疑是一次难得的修炼!

“不要恨我前世没见到你,恨我前世没见到你,恨我不知道心有多坚强。”

仁藤沙耶香一边想着,一边开始整理沈牧的修炼经验。

对他来说,沈牧的道力也是有功德的。

比如沈牧的悟性、天赋、对剑道的领悟,都可以变成自己的!

此外,仁藤沙耶香惊讶的是,沈牧的记忆中竟然有大量珍贵稀有的古籍,不但有传承的道家经典,还有许多与道教修行有关的道教经典,以及历代圣人所写的经典著作。内容丰富。,可以说是包罗万象。

现在,沈牧看过的这些古籍,都被仁藤沙耶香整理出来,融入了他的记忆中。

也是在这个时候,仁藤沙耶香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恶魔时代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,而是存在于与这个世界共存的不同时空!

如果把时间比作一条长河。

魔族时代与现今世界的关系,犹如时间长河中的两条支流。

魔族时代,最强大的道教就是魔道!

只不过,与现在的妖道不同,妖族时代的妖族传承,已经进化成了修炼文明!

妖族时代,也有成仙之路,成仙之路,修炼世界数不清,各族生灵亿万。

比如沈牧一族,就是妖族时代最古老的族族势力之一,大道的传承也与魔道有关。

六欲魔宗被誉为妖纪元“三圣地”之一。

这一切都是仁藤沙耶香以前从未理解过的。

回想起那些经典的内容,我不禁感到神清气爽,大开眼界。

“回到玄黄星界,来自幻境纪元的秦冲旭,遇到了龙时间长河来到玄黄星界,一举摧毁了玄黄星界的天道。

“从这个角度来看,幻想时代和恶魔时代都是位于不同时空的修炼文明。”

“根据沈牧记忆中的古老记载,只有极少数顶尖的人类不朽者,或者凭借着一些禁器的力量,能够超越时间长河,将自己的力量投射到另一个时空位面。”

“这无疑意味着,秦冲旭的真身,要么是幻境纪元的人类仙人,要么是最高级别的人仙!”

“要么他一定是掌握了某种禁器,才能够渡过时间长河,将自己的力量投射到玄黄星界。”

“至于那个薛柳,应该也是这样。”

想到这里,仁藤沙耶香微微挑了挑眉。

如果薛柳成了仙人,那就很难对付了。

不过,仁藤沙耶香并不在意。

不同时代的文明被时间的长河隔开。

而早在乌鸦岭深处,当薛柳的分心出现的时候,就只能寄托在田琦身上了。

如此明显,就算薛柳想自杀,她也超出了不同时空和岁月的范围。

我只能找个老裁缝帮忙!

想到这里,仁藤沙耶香心中一动,他手掌一转,一枚玉简出现。

这枚玉简出自一位老裁缝之手。这是紫霄台之战中一个渔夫交给他的。它记录了一些仁藤沙耶香想知道的答案。

仁藤沙耶香拿出一缕灵念,开始翻看玉简。

玉简里面,裁缝回答了三个问题。

可是当他读到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时,仁藤沙耶香却皱了皱眉头,眼神变得冰冷。

按照裁缝所说,在官珠故乡毁掉“林琅秘境”的那群神秘杀人犯,其实与云氏有关,云氏是护道的古老氏族!

这是仁藤沙耶香万万没想到的答案。

六大护道宗是周氏、钟氏、温氏、天火灵氏的徐氏、青鸾灵氏的凤氏、云氏。

其中,远古一族的云氏最为神秘低调,很少涉足世俗事务。

哪怕是紫霄台的这一战,云家也从未参加过。

很久以前,天传着一个谣言,说云家古祖是真仙的后人,价值极高!

也有传言说,远古云氏的根源可以追溯到远古之前。他们的祖先已经走过了通过地球上众多的仙人,他们一族的传承远比其他守护道的古族还要古老!

但仁藤沙耶香想了想,也想不通殿主什么时候对古族的云氏怀恨在心。

也就是说,神殿之主一辈子都没和云古族有过任何接触,更别说有什么敌意了。

“难不成老裁缝故意陷害古族的云氏?”

仁藤沙耶香眼中闪了闪。

但最后,他还是摇了摇头。

他认识裁缝。这个老骗子虽然阴险卑鄙,但也不是输不起的人。

在这件事上,既然他愿意认输,就不耍什么花招了。

深吸一口气,仁藤沙耶香继续读着第二个答案。

第二个答案与瘸腿的老魏的下落有关。

让仁藤沙耶香皱眉的是,当年活捉跛脚老魏的,是云氏一族,同一个上古道家!

“看来有必要去拜访一下云古族了!”

仁藤沙耶香眼神冰冷。

虽然他搞不出原因,但他只需要去那里一次,就能查明真相!

第三个答案与薛柳有关。

据裁缝说,他居然是薛柳的舅舅!!!

当仁藤沙耶香得知真相时,不由得一愣,觉得不可思议。

老裁缝来自恶魔时代?

这是出乎意料的。

“不可以,根据神牧一族的古老记载,想要从另一个时空穿越时空,要么要有人仙之道,要么必须掌握某种禁器。”

“即便如此,它也只能将自己的力量投射到当今世界。它的真实自我不可能亲自出现。

“难道说这个世界的老裁缝只是一个克隆人吗?”

想到这里,仁藤沙耶香忍不住揉了揉眉心。

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。

“就这样。也许我们以后和老裁缝打交道的时候能得到答案。

仁藤沙耶香不再多想。

现在的线索太少了,光靠猜测是不可能得到正确答案的。

更何况,老裁缝一向很心机。他可能确实是薛柳的舅舅,但其中可能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!

“当务之急是尽快拜访云氏古族!”

仁藤沙耶香做了一个决定。

第二天一大早。

仁藤沙耶香找到空昭和尚,道:“你有办法吗找到老裁缝的藏身之处?

空昭和尚摇了摇头,“难不及,我给你的千机符已经暴露了。有了这东西,注定不可能再找到那个老家伙了。

说到这里,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说不定我们可以从四海塔开始吧!

“四海塔?”

仁藤沙耶香吓了一跳。这是众神之城星域的顶级交易公司。它在星空中各行各业都有影响力,拥有难以想象的财富。

空昭和尚道:“是啊,我救了老裁缝的命,事后是四海楼后面的老大把老裁缝带走了。

仁藤沙耶香若有所思道:“那个自称’会计先生’的家伙?

四海楼背后的老板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家伙,他总是称自己为“会计先生”。

“是他。”

空昭和尚道:“当时老裁缝受了重伤,差点死了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选择让四海楼的会计来接他。很明显,他完全信任他。

仁藤沙耶香点了点头,道:“我明白了。等我拜访了古族的云氏一族,我就去找那位极其富有的会计商谈谈。

“你在云家干什么?”

空昭和尚愣了愣。

“我回去后再告诉你。”

仁藤沙耶香说着,朝着姬空寺走去。

空昭和尚的喊声从身后传来:“云家身后,矗立着’神玄剑派’。是上古时期的顶尖剑修,出身了不少真正的剑仙!你一定要小心点!

仁藤沙耶香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,表示理解。

“世界充满动荡,不满不断。像苏道友这样心胸宽广的人,在世间乱跑,是难免的。

青石剑仙叹了口气。

前两天傍晚,仁藤沙耶香从紫霄台回来,今早启程前往云族古城。如果他身不由己,他为什么要这样到处乱跑?

“或许,这就是苏道友如此强大的原因。”

九空剑客道:“世间有很多东西,你要用自己的剑斩断。只有这样,你才能磨砺出最锋利的剑心。

金霞神山古代云氏的祖院。

神都星界的顶级名山和福地之一。

从古至今,以金霞神山为中心的方圆三千里的土地,一直如同禁区一般。没有古云氏的允许,任何人都不能进入!

古老而雄伟金霞山泉水瀑布遍布,林木茂密竹林,各种古建筑一字排开,宛如神仙的天堂。

今天,云氏一族喜气洋洋,灯笼四彩,婚宴即将开始。

族长二公子云超峰,今天就要迎娶青鸾灵族凤族族长的女儿凤灵子了!

云家和冯氏一族的重要人物都到了。

除此之外,云家还邀请了一些来自其他远古部落的客人。

甚至邀请了一些古代道教的大人物。

可以说,房子里到处都是贵客和权贵。

其实别说普通人物,就算是一些天下一流的势力和首领,也没有资格来云古族宴请!

婚宴已经举行,但婚礼还没有开始。

所有的客人都在聊天。

讨论的话题,几乎都与三天前的紫霄台之战有关!

谁也不知道的是,紫霄台之战的主角仁藤沙耶香,正孤身一人朝着金霞山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