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灵琪真是太可惜了……”

裁缝的心在抽搐,仿佛被冰冷的刀刃刺伤了一样。

这些年,他倾尽了毕生的心血和资源,终于炼化了九位神灵隐卫。他把它们看作是盒子底部的王牌,除非他被迫陷入绝望的境地,否则他永远不会使用它们。

但现在,不仅王牌暴露了,还丢失了一张。裁缝怎么能不生气呢?

什么是王牌?

核心是敌人无法知道。

但王牌一旦暴露,就注定会失去威胁!

这就是裁缝最难过的地方。

裁缝花了很长时间才一点一点冷静下来。

但此刻,他似乎苍老了不少,脸上有一层不可磨灭的阴霾,不再像以前那样平静。

“经过这件事,神殿的主人注定掌握了来到神灵隐居之地的方法。他会…回来吗?

裁缝皱起了眉头。

他有一种预感,神殿的主人不应该回来!

拼了不知多少年,裁缝怎么可能不了解师傅的脾性?

但裁缝毕竟不敢赌。

他更清楚,师傅也了解他的脾性。他越是预测,就越有可能是师傅已经猜到了!

如果师傅突然来杀他,他就无处可藏了!

“这个隐蔽的地方……不能留下来!

裁缝做了一个决定。

“但这种怨恨是不能停止的!”

“下次再来!下次我会和你师傅决裂的!

“就算我不动用什么阴谋,就算我不用刀杀人,我也会让你看清我的真面目!”

裁缝的眼中充满了强烈的仇恨和杀意。

在房间里。

小岛南沉思了许久,才缓缓打开玉盒上的封印。

一缕仙光突然从玉盒中浮现出来,呈现出一道虚幻的紫色,照耀着整个房间,一股无形的圣气也随之蔓延开来。

直到玉盒打开,嗖的一声,一个巴掌大小的青铜炉腾空而起。

它朴实而古老,暗红色斑驳的铜锈,底部有三条腿,炉口圆圆的,充满了耀眼的紫色仙光。

这件宝物非常神奇,充满了灵性。它一出现,炉子的两边就长出了一对虚幻的翅膀。轻轻一拍,如雷电般冲出房间。

小岛南按了按他的手掌和手指。

玄坂法则浮现,交织成一张耀眼的网,噗噗以泰尔挡住了青铜炉的撤退。

青铜炉明显焦急,浑身迸发仙光,四处奔涌。

玄半法则剧烈翻腾,即将被碰撞打破。

掌控玄板法的小岛南也倒吸了一口凉气,不得不用尽全身力气,阻止这掌心大小的青铜炉逃出房间。

与此同时,小岛南也很高兴。

真是个宝藏!

光是那种灵性,就远远超出了一般的仙宝。

但随即,小岛南的脸色微微一变。

突然,一道耀眼的紫色道纹从青铜炉中冲出,宛如一道绚丽耀眼的仙律,化作一道璀璨的仙剑,朝着小岛南斩去。

神秘禁忌法交织而成的大网,轻易就被劈开了。

而仙剑则用残余之力向着小岛南斩去!

小岛南正要反击,可就在这时,一声浩瀚深邃的剑吟响起。

小岛南心跳加快了一拍,九狱剑再次苏醒,分明是盯上了这青铜炉,把它当成了食物!

不等小岛南反应过来,被斩出的仙剑突然瓦解,化作各种仙符,如同逃亡一般,冲入青铜炉之中。

与此同时,青铜炉似乎察觉到了危险,剧烈的颤抖着,颤抖着,突然化作一道闪电,冲入了小岛南手掌和手指之间的神秘禁忌法则之中。

走进陷阱!

毫无疑问,这件灵仙宝显然是被九狱剑的气息吓到了。它宁愿投身于小岛南的怀抱,被囚禁,也不敢再逃跑。

这完全出乎小岛南的意料,但他没有时间去想。他双手合十,直接将青铜炉抱在怀里,像是一只保护幼崽的母鸡。

九狱剑的影子凭空出现。

小岛南清晰的感觉到,怀中的青铜炉在剧烈的摇晃,就像一只小白兔被大灰狼盯着,那么的无助,那么的绝望,那么的可怜。

小岛南怎么可能为了这样的灵仙宝,被九狱剑吞噬?

他深吸一口气,盯着九狱剑的影子,不管九狱剑能不能听懂,他认真的说道:“你能给我点面子吗?

九狱剑的影子悬浮在虚空中,一动不动,很显然,他不会放过青铜炉。

“过去,你先后吃了我的三件宝物。你不能总是一个人吃饭l这是吗?

小岛南皱了皱眉头。

秦崇虚的神劫枪,魔法师的焚仙尺,还有不久前神玄剑府的紫婴剑,都被九狱剑吃掉了。

这让小岛南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很痛苦。

九狱剑的影子依旧不肯屈服,或者说,没有放弃的打算,显得十分倔强!

小岛南不禁头疼。

哪怕他拥有无所不能的手段和绝世的天赋,面对九狱剑这样特殊而神秘的宝物,他也不禁感到无奈。

他懒得想,直接说道:“放心吧,我已经猜到你这几年一定消耗了不少能量,急需服用补品来恢复精华。

“我保证以后会为你收集更多的补品!”

“至于这件宝物,对我有大用处,你不能就这样吃……”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小岛南唠叨的声音在房间里不断响起,神情诚恳,劝说九玉剑“做个好人”。

如果其他人看到这一点,他们会笑掉下巴。寺庙的主人居然有过这样的妥协和无助?

但小岛南并不在意这些。

按照会计的说法,这青铜炉极有可能是一件极为神奇的药炉,可以炼制出极品玲珑的丹药。

若是能掌控这件宝物,以后再也不用担心炼制不出各种丹药来满足自己的需求了!

长谈长谈,见九幽剑影依旧不屈服,小岛南不由得恼怒起来。

他直接说道:“反正这个炉子我就留着吧!

声音响亮而清晰。

虚空中,九狱剑的影子仿佛沉默不语,似乎在考虑得罪小岛南的后果。

最后,它悄悄地化作一把小雨,消失了。

看到这一幕,小岛南心中一喜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经过这件事,他敢肯定,如果以后遇到值得他关注的仙宝,只要他放弃,九狱剑就不会从他手中抢走!

这无疑是一件好事。

“但是,不能太多。不知为何,九狱剑也需要吃东西。如果将来遇到自己喜欢的宝物,最坏的情况就是可以把它分成两半。

小岛南暗道。

一边想着,一边将青铜炉捧在手心里。

宝物还在颤抖,好像在颤抖,看样子是颤抖的。在一场灾难中幸存下来,仍然处于恐惧之中。

它显然变得听话了,不敢挣扎,不敢反抗,更不敢逃跑。

小岛南想笑。

毫无疑问,青铜炉被九层地狱剑吓坏了!

趁着这个机会,小岛南开始仔细检查宝物。

手掌大小的炉子陈旧简陋,锈迹斑斑,炉口有一道缝隙,疑似被雷击,烧焦的痕迹残留。

这件宝物的表面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但炉内却有一道闪烁着紫色的仙光,如同雾气一般,显得十分神秘。

当小岛南用神识感应的时候,立刻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挡住了,青铜炉开始嗡嗡作响,颤抖着,显然是在反抗。

“说实话,让我看看。”

小岛南怎么可能放弃?一丝九狱剑的气息在他的精神意义上浮现出来。

忽然,青铜炉像是被吓了似的颤抖了一下,不敢再反抗了。

当小岛南的神识探入熔炉之中时。

他的灵魂被震撼了,恍惚间,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。

那是一个像世界末日一样的世界,澎湃的灾光笼罩着九天十地。无数拥有恐怖气息的仙人身影,在浩劫中被殭灭。

有一位绝世剑修,一口气让星空颤抖,天上的星辰落在剑所指之处,一个又一个世界被震碎。

但就算是这样恐怖的剑修,也是在一瞬间被一缕劫光击杀。

临死前,他只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叹息。

有一位绝世妖仙乘云雾,冲出天际,手掌一翻,天崩地裂,万物枯萎。他身上汹涌澎湃的仙光恐怖,压得山河崩塌,天崩地裂。

但最终,她没有逃脱,被天劫之光消灭了!

除此之外,还有化作宇宙的佛陀,长得像无量天主的道士,还有美貌绝世的魔王……他们都在为这场世界末日的灾难而挣扎。

但无一例外,他们都死在了这场劫难中!

无论末日浩劫所到之处,无论是强大的仙人还是卑微的生物,他们都遭受了毁灭性的灾难。

而在这场末日浩劫中,一座青铜熔炉侧身移动,经受住了层层灾光的轰击,穿过层层世界屏障,消失在末日浩劫中。

画面消散了小岛南心中有种开悟的感觉。

那场末日浩劫,就发生在仙界!

那个世界末日般的时期,算是仙人陨落的时代!

早在人间飞升之路被打破之前,仙界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仙道秩序出现了崩塌的迹象,法则终结的浩劫席卷了天下。

许多根植于仙界的无上宗门和圣地,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这样的浩劫。

那是一个黑暗而动荡的时期。高高在上的神仙在浩劫之下,如同天上的星辰一样陨落而去。

有许多不朽的巨人和神话人物,他们存在了永恒,但他们也在灾难下坠入深渊,成为死去的灵魂!

这是仙人陨落的时代。

以前,小岛南也从红云大师那里听说过。

但他只把它当成一个遥远而古老的秘密,无法与之感同身受。

可是现在,在感应到青铜炉的奥秘的时候,小岛南却亲眼看到了仙世末日的景象!

天上的仙人如雨点般落下!

而这青铜炉,在原初的仙人时代,在末劫的轰击中幸存下来,逃出了仙界,留在了人间。

它看起来完好无损,但实际上,它原有的力量被严重破坏,炉口被末劫之光劈开!

但即便如此,也远非普通的仙宝可比!

毕竟在仙陨落的时代,天下顶尖的一群仙人陨落了,但是这青铜炉却成功杀出一劫,逃出了仙界!

这无疑是不可思议的,足以证明这件宝物有多么神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