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身穿白袍,神情孤僻,十分愧疚。

他的名字叫洪飞观。

他是洪氏家族最令人惊叹、最辉煌的后裔,没有之一。

早在末法时代,他就在世间留下了许多轰动一时的传说,被誉为仙人后裔中的佼佼者。

死于樱空桃之手的洪飞羽,是洪飞观的弟弟。

“少爷,二少爷被樱空桃杀了,你不用为此感到愧疚。”

悬崖一侧,一个身穿黑袍的高大中年男子带着浓重的气息出现。

“不,你错了。”

洪飞观摇了摇头,道:“大家都觉得飞宇霸道霸道,但很少有人知道飞宇很狡猾,可谓勇敢足智多谋。

“他这次之所以去清月山,无非有两个目的。”

“首先,要尽力夺取轮回的秘密。这样一来,他就为宗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他在宗族中的威望将远远超过过去。

“第二,如果他不能抓住轮回,他会尽力争取一个机会,打破自己身上的诅咒!”

“这样一来,他就可以在第一时间重塑自己的道体,重建自己的道道,从而获得宗门的资源,压制我。”

说到这里,洪飞观叹了口气,说道:“说到底,飞宇不愿意接受,我作为他的兄弟,一直打压着他。

黑袍中年男子沉默不语。

整个族人都知道,兄弟俩的关系就像水火一样。洪飞宇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野心。他早就发誓,迟早会比哥哥洪飞观强,让族里的老家伙们用新的眼光看他。

“虽然我和飞宇关系不好,但他毕竟是我的兄弟。如果我不为他报仇,我会感到内疚,后悔一辈子。

洪飞观说这话的时候,俊美的脸色变得无比平静,“不管族人怎么决定,那樱空桃……必须死!

黑袍中年男子心中一惊,紧张的说道:“少爷,老祖宗曾下令,在仙级死灵诞生之前,不准你离开飞仙禁区!

洪飞观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那就想办法让樱空桃来飞仙禁区吧!

说到这里,他看向黑袍中年男子,“我们还能联系到老裁缝吗?

黑袍中年男子摇了摇头:“一切联系都被切断了。

洪飞观皱眉叹了口气:“真可惜,如果此人出手相助,我们就能抓住樱空桃的弱点,逼迫他来到飞仙禁区。

就在他这么说的时候,一个老仆人急匆匆地赶来禀报,“师父,有人发来了一封密信,说你要亲自打开,说是……与二少爷的复仇有关。

说着,他递上了一封密信。

洪飞观的眼睛微微眯起,他接过密信,仔细感察了一会儿,发现没有问题,于是轻轻打开了密信。

密信中只有一句话:

午夜,泓鹏山,裁缝在等你。

洪飞观吃了一惊,“这裁缝居然能预料到我会为飞宇报仇?有意思!

泓鹏山。

位于飞仙禁区的一座山,距离洪家的领地不远。

午夜时分。

一身白袍的洪飞观赶到时,只见一个瘦弱的身影坐在梓鹏山顶上。

那人身穿灰色长袍,戴着黑色圆帽,面容消瘦。他坐在一棵大树下的岩石上泡茶。

空气中弥漫着茶香,让人心旷神怡。

“裁缝?”

洪飞观问道。

“是的。”

瘦小的身影是裁缝。

他没有站起来,而是微笑着做了个手势,说:“严格来说,你眼前看到的只是我的一个分身。

洪飞观说,“哦,”直言不讳地说,“咱们谈生意吧。

“好的。”

裁缝道:“青月山之战我听说过,我相信洪家是不会放弃的。我可以帮忙解决这件事!

洪飞观目光一闪,道:“我能帮上什么忙?

裁缝说:“我和寺主打了一辈子仗,最了解他的性格和气质。如果你想报仇,我可以给你建议。

洪飞观道:“如果我说要殿主来飞仙禁区,你能做到吗?

裁缝想了一会儿,笑道:“这是小事,但你能告诉我如何对付寺庙的主人吗?

洪飞观沉默了片刻,道:“一对一讨论道教,决胜负,生死!

裁缝皱着眉头说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

洪飞观平静道:“在外面的世界里,由于天地规则,我只能发挥出四十分之四的道法,但是在飞仙禁区,我根本就不会被这个限制。

“我已经知道了樱空桃的战斗记录。根据我的战斗经验,我粗略判断,他单凭轮回之力是绝对不可能杀死青冈仙洪的,更不是仙人意志的对手。

“而且以他东宇境后期的修为,说不定能够在这飞仙禁区内与普通的聚夏境死灵抗衡,可若是和我交手……“

说到这里,洪飞观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,”他会输得很惨!

裁缝沉默了。

过了很久,他叹了口气说:“坦率地说,对我来说,这种对抗本身就是愚蠢的。诚然,你的分析没有错,但在一对一的决斗中,神殿的主人总是比你想象的更深不可测,更可怕!

说着,他抬头看向洪飞观,“依我看,布置杀敌还是最安全的。以洪家的势力,我们只需要……“

话还没说完,洪飞观就打断了他,说道:”我正在修炼正直正之道。什么阴谋诡计,在绝对实力面前,都是不堪一击的!

“我听说过你的一些事迹。我知道以前你被看作是星空的黑暗高手,但你知道为什么你打不过神殿的主吗?

“因为你太喜欢玩阴谋诡计了,所以忽略了重点,追求琐碎,本末倒置!”

“对付普通人物或许会让你立于不败之地,但遇到真正的敌人,手段根本达不到标准!”

以前裁缝听到这样的反驳,肯定会不屑一顾。

但那段时间的屡败,已经对他的心态造成了沉重的打击。

所以,当洪飞观当面反驳他的时候,就像一把刀刺进了裁缝的心脏,让他那张苍老的脸僵硬了。

有那么一瞬间,他想走开。

洪飞观看向裁缝,“我只是问问,你能帮我这个忙吗?

裁缝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救命!

三天后。

樱空桃从沉思中醒来。

“距离洞窟境界的大圆满只有一步之遥。”

樱空桃轻轻叹了口气。

在那一世,寺庙的主人被困在洞界的大圆满中。虽然他洞悉了境王境之上的飞升之路,但最终还是无法踏上。

如今,飞升之道已经重新出现在人间,而他,樱空桃,离这条大道已经不远了!

这三天时间里,修天炉已经从战利品中炼制了所有的灵丹。

其中,光是分发给樱空桃的羽级丹药就有多达十三种,每种丹药都有五颗,都是品质上乘,价值连城!

不过,樱空桃注意到,这些丹药的品质,比起炼制得到的那颗丹药,却略逊一筹青罡仙龙之魂。

“这些丹药可以留着,等我达到神婴境界后再服用。”

樱空桃做了一个决定。

他站起身来,推开了门。

三天前,他已经答应过,今天会继续帮助古道宗的亡魂解除身上的诅咒,他不会食言。

但出乎樱空桃意料的是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!

“昨天,洪家宣布,他们把你当成他们的死敌!”

“同时,家族也宣布,无论谁,哪个势力敢再与你联系,他们都是洪家的敌人!”

青石剑仙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此事在天下引起了轰动。那些曾经表示愿意帮助你的古势力,都纷纷撤退,不敢再来清月山了。

樱空桃惊讶道:“我只是帮他们破解了身上的诅咒之力,没想到他们竟然还了,可是他们竟然不敢来?

青石剑仙道:“归根结底,他们不敢得罪洪家。

一旁的婕孔建生道:“洪家向众宣告,杀了你之后,将负责轮回,帮助天下亡魂解除身上的诅咒。

樱空桃忍不住笑了起来,摇了摇头,道:“洪家的举动,必然会让那些远古势力心生怨恨。

“毕竟他们的诺言未必能兑现,但只要他们来找我,我绝对可以立刻解除诅咒。”

“两者相比,谁能不感到怨恨?”

青石剑仙愣了愣,道:“道友不是生气了吗?

樱空桃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之所以帮他们,无非是让他们帮我找老裁缝。我没想到他们会和我站在同一条船上。

婕剛空剑僧道:“那么……如果将来有机会,他们会来找道友帮忙解除诅咒。道友会拒绝吗?

樱空桃笑了笑,道:“那要看他们愿意付出多少’诚意’了。

诚意就两个字,耐人寻味。

清释剑仙和结空剑和尚都笑了起来,理所当然!

“师父,李忠来了。他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要问你。他现在在山门外。

空赵和尚大步走了过来。

李忠?

樱空桃想了想,然后离开了解空寺,走出了山门。

“苏道友,我是奉命来给你转达的。”

当他看到樱空桃的身影出现时,一直在外面等候的李忠山门,向前走了一步。

“怎么了?”

樱空桃问道。

李忠忧心忡忡地说道:“洪家少爷洪飞观半个月后,将在飞仙禁区的罗武山和你商量道法。

他一边说着,一边详细介绍了洪飞观的身份。

樱空桃一头雾水,“他想挑战我,为什么让你来?

“洪飞观担心你不敢去,就来找我家小姐,说有我家小姐做担保人,你去吧。”

李忠连忙解释道:“小姐拒绝不了,就让我亲自过来,把这个消息转达给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