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刻,身穿华丽长袍的中年男子仿佛被剑压在了喉咙上,头发都竖了起来。

他像是求助似的看着族长洪天云,道:“族长,我……”

一道剑气落下,华丽长袍的中年男子被吓死了。

海老咲碧弹了弹手指,“我杀了他,谁有什么异议?

洪天云等洪家大人物胸口起伏,脸色难看至极。

我见过霸道的人,却从未见过如此霸道的人!

他没有给任何调解的机会,就如他所说杀了他们!!!

而莫青愁若有所思。他第一时间走上前去,握住青棠的手,轻声道:“青棠小姐,跟我来。

“说着,他就把青棠带走了。

从头到尾,没有人敢阻止他。

这让莫青愁感慨万千。

放眼飞仙禁区,哪大势力能压制住洪家的嚣张跋扈?

谁能让洪家忍气吞声不!

可是现在,海老咲碧一剑破门而入,让整个洪家都低下了头!

不过,莫清愁心里还是有一丝迷茫。

她原本以为海老咲碧来这里算账,血洗赤霞仙山。

但她万万没想到,这一切都没有发生。

“师父。”

青棠走上前去,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。

莫清愁怜悯她憔悴美丽的脸庞。

海老咲碧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什么也没说。

他是第六代道人,一生痴迷于剑,性情冷漠。他无法理解青棠和海老咲碧的关系有多深。

他来这里救青棠,就是为了让海老咲碧欠他一个人情。

“走吧。”

海老咲碧转身就要走。

可就在这时,一个嘶哑苍老的声音从洪家后山的禁区传来:“

道友来去自如,你觉得我洪家怎么样?

声音震天动地。

一股恐怖的气息从洪家的禁区中涌现出来,直冲云霄,震动四面八方的云层,使天空黯淡无光。

紧接着,一道身影凭空出现。

他长着一张稚嫩的脸,一头白发,身材威严,一身宽袖长袍,头上戴着道家发髻,身上万道神光蒸腾。浓郁的气息扰乱了风云。

洪山图洪家的仙级死灵!

“您好,祖先!”

洪天云等大人物全都精神抖擞,一起打招呼,眉眼里都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,找到了主心骨。

莫青愁星光眸眸一缩。此时此刻,鸿山图不是意志之力,而是一具真正的死灵之躯!

“没错。仙级的武魂虽然不能在这飞仙禁区内行走,但是在自己的领地上显现圣洁,并不难。

莫青愁暗道。

虚空中,海老咲碧平静的看了一眼红山图,“这个地方在我眼里毫无用处。把它当厕所也没关系。

厕所!?

洪家人气得胸口都快炸了。这简直是对他们洪家的彻底羞辱,没有任何伪装!

苍穹之下,仙灵“红山图”皱了皱眉头。

他淡然道:“我看得出来,你是一种意志力,被海老咲碧附身了吧?

青棠吓了一跳,惊讶的看着海老咲碧。

“我在对付我,我怎么能说我被附身了?”

海老咲碧的眼神有些微妙。

随即,他摇了摇头,懒得跟小仙灵废话,道:“你想阻止我离开?

洪山图眼中充满了恐怖的光芒,道:“不用了,我什么都不用做。

你的力量将消失!我只是想提醒你,像我这样的神仙,短时间内就能回世!

海老咲碧忍不住仰天大笑,轻蔑道:“你既不是人也不是鬼,还自称神仙?这太荒谬了!

洪山图的表情僵住了,眉宇间浮现出怒火。

海老咲碧突然抬起手,指了指空中。一道剑气在天空中肆虐,宛如一道绚丽的流光从天而降,砰的一声落下。

只是那霸道恐怖的气息,让洪山图这个仙级武魂不寒而栗,心中感到了难以控制的恐惧。

他像一只受惊的老兔子一样在第一时间躲闪,根本不敢战斗。

但没想到,剑落下后,轻轻化作气泡消失不见。

“懦夫。”

海老咲碧鄙视道。

洪山图神情不定,眼中满是羞愧和愤怒。他怎么看不出海老咲碧是在故意逗他,让他脸色不好看?

但他不得不承认,海老咲碧的剑确实太恐怖了。光是想想就让他心里一颤。

海老咲碧笑道:“现在杀了你,好无聊。当你有一天再次出现在世界上时,我会用我的头带走你的头自己的修炼。

说完,他把双手背在身后,转身离开。

莫青愁连忙跟在青棠身后。

从头到尾,洪家没人敢拦他!

直到海老咲碧等人的身影消失,

族长洪天云才忍不住抬头看向洪善图,道:“老祖,我怀疑海老咲碧身上的威力快要消散了,不然……他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并离开呢?

洪家的其他大佬点了点头。

这件事确实很奇怪,很奇怪。

如果是其他人,他们怎么会轻易错过打击他们洪家的机会?

“不能打赌!”

洪山图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附身于海老咲碧的力量,太可怕了。就算快要消散了,拼命拼搏,也抵挡不住。

“与其这样,不如让他走!”

“只要青山在,柴火就不用担心了!”

洪天云等人心中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“族长,不好!!”

突然,山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喊叫声。

洪家的一名探子回来了,带回了与罗武山之战有关的消息。

洪飞观陨落了!

来自各大势力的数百名聚霞境高手被杀!

十六仙的意志被毁了!

得知这个消息后,洪家全人被雷击,手脚冰凉,目瞪口呆。

死去的不朽洪善图气得汗毛都竖起来了,悲痛地喊道:“飞关怎么可能……去死吧!?

声响动山河,满是荒凉。

在天空下。

海老咲碧双手背在身后,在天空中行走。

莫青愁和青棠跟在他身后。

“即使你不想帮这个忙,你也必须接受它。毕竟,如果我不出手,你的弟子就很难逃脱了。

意识海中,第六代道爷的声音响起,透露出一丝满意。

之前,海老咲碧以一场生死博弈为前奏,以突破境界之道为赌注,逼得他妥协低头,这让他无比愤怒和不满。

现在,海老咲碧欠了他一个人情,第六条命终于感觉好了一点,以为他从海老咲碧那里赢回了一局。

这就像一场心灵之战。

一方迫使另一方妥协,b哎呀,对方欠了对方一个人情!

你来来回回,

一场智慧和勇气的战斗。

“你是主动帮我的人,我为什么要谈人情?”

意识海中,海老咲碧的灵魂体平静的说道:“还是我让你这么做的?

第六人生:“……”

“不用固执,人情与心境有关。既然你知道我救了你的徒弟,这个事实就不能用作弊来抵消。

第六条命平静地说:“你不必为了这件小事和我吵架。

“归根结底,当你有能力融合我所有的道功的时候,心境之战就是你我之间最大的战场。”

“如果我赢了,你就是我。”

“如果我输了,你还是你。”

听起来很尴尬,但海老咲碧明白其中的意思。

他没有发表评论,感慨地说:“人心就像战场。和我打交道真的很有趣。

“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
第六人生哈哈大笑,傲然道:“我是你眼中的内魔,你是我的转世。让我们看看,你是拔出内心的恶魔,还是我回归人间!

“等着瞧吧。”

海老咲碧也笑了起来。

他曾经为第六人生做出过一次妥协。有了这个差距,就足以让对方一次次妥协,直到他在心境上被自己彻底打败!

第六人生换了个话题,说道:“接下来,我就给你突破境界,成仙的秘诀。等你领悟了其中的奥秘,你就会明白,你今天突破境界是多么愚蠢。

海老咲碧没有反驳。

第六人生在世的时候,他一定是道道上远胜于他的恐怖存在。不排除他是长生不老路上的天人。

这样的角色,完全走上了成为仙女的道路,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伟大经历。

正如他今生的修为能够取得远超前世的突破一样,核心在于他拥有前世的经验和修炼感悟!

第六世,也就是他的前世,注定对长生不老之道的理解要比他更深。

这一点,海老咲碧根本无法否认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海老咲碧这次来到飞仙禁区的时候,就已经做出了逼迫六生妥协的决定,让六生主动交出仙仙之道的感悟和经验!

也就是说,海老咲碧并不打算今天突破。

一切都是为了让第六条命主动交出突破的秘密。

而现在,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!

在这种情况下,就算被六世骂傻,海老咲碧也根本不在乎。

“哼!不要太高兴太早。”

“六代说:”我之所以这么做,只是不想让你的路有瑕疵,这样我换了你之后,就会受到牵连!

海老咲碧笑了笑,还是没说什么。

在他看来,六代越是这么说,越是证明这件事情让六代感到不安和不甘!

六代忽然道:“今天,我帮你杀了那么多敌人,相当于给你留下了无数的隐患。你怎么还笑?

随即,他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你知道,我本来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这飞仙禁区彻底扫荡一空,但是我没有动手,只是想告诉你,你要是惹麻烦了,别指望我帮你收拾屁股!

说完,六代笑了,高兴极了。

海老咲碧忽然道:“我死了,你就完蛋了。

刹那间,六代仿佛被掐住了脖子,笑声戛然而止。

海老咲碧忍不住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