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条违反众神之约的道路不仅我清楚,他们也清楚。”

第六条命再次开口。

希岛爱理怔了怔:“他们是谁?

“你和我前五世。”

第六人生的声音有些诡异,“我活着的时候,这九层地狱剑上只有五条神链,封印着五种道力。我不止一次探索过它们的根源,试图将它们一一融合……“

希岛爱理吃了一惊,没想到第六人生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“显然,我输了。”

第六条命叹了口气,“直到遇见你,我才终于明白,要想融合那些前世的道,我必须掌控轮回!

声音很无奈,还有点几乎察觉不到的嫉妒。

希岛爱理无视这一切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前五世也知道这条违反神约的路?

“我试过了。”

第六条命说:“我活着的时候,当我找到这条路时,我被神的契约击中了!

“那是一种极其诡异的天劫之力,在仙道之上,突然出现,切入我的灵魂,试图抹去我的记忆,让我忘记我找到的那条路。”

“但最终,神约之力失败了,被九狱剑之力击败。”

“当时,九狱剑发生了极其不可思议的变化,五种道法之力共鸣震颤,然后出现了一条命运长河!”

“命运长河之上,出现了一道身影,踩着命运的波浪,仿佛置身于命运和因果之外。”

说到这里,六代忍不住感叹道:“我这辈子,见过时间的长河,时代的洪流,也见过混沌的海洋。可我从来没想过,世间真的存在着一条命运的长河!

“我从没想过有人可以超越命运的长河!”

与此同时,希岛爱理愣住了。

他之前也见过那条命运的长河!

那条长河从虚无中奔腾而出,奔向未知的无尽远方,像是永恒的不朽,无始无终。

时间的波浪在长河中奔腾,世界的变化在其中演化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似乎在其中旋转和变化。

希岛爱理想到这里,还是忍不住一惊。

同样,希岛爱理也清楚的记得,神殿的主子在回归合一的状态下,无意中目睹了这一幕,但最终却一无所获。

但他不同。他真的身处命运的长河中,被岁月冲走,被世人殴打,被无尽大道的波涛包围,不由自主地随潮漂流……

他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似乎是被困在混乱中,无法自拔。

最终,是轮回的力量将他从被命运长河冲走的混乱状态中唤醒。

然后,他看到一个虚幻的身影出现在命运的长河之上。

身影踩着波浪,无论岁月如何流逝,世界如何变化,也丝毫动摇不动他的身影。

他稳如磐石,傲然屹立在命运长河之上,赋予人们永恒不变的磅礴魅力!

“我也见过你提到的那个人。”

希岛爱理主动开口,“而且我已经和他谈过了。我确信他是我们的第一个生命。

第六条命吃了一惊,道:“你能和他谈谈吗?

希岛爱理点了点头,道:“

你没有?

第六条命沉默了许久,说道:“没有,在我被众神契约击中的时候,那个身影只出现了很短的时间,就帮我解除了众神契约的力量。然后。。。他只是远远地看着我,说了一句话:只有轮回才能踏上这条路。

“然后,那个身影就消失了。”

“也是在那个时候,我意识到我找到的这条路与众神契约是敌对的。如果是死路一条,那些控制轮回的人也不难!

这时,第六人生说:“你能告诉我你和那个人谈了什么吗?

他显然很好奇,声音里满是期待。

希岛爱理想了想,也不再隐瞒。他说:“他曾经说过,当你瞥见永恒的奥秘,领悟命运的法则时,你就可以站在万道上,仰望世界的变化,了解时间流逝的奇观,从而体验时代兴衰的秘密……”

“也有人说,他从剑中求路, 在轮回中战斗,在时代的变迁中行走,寻找,却找不到理由……“

”天下无敌,他给自己树敌,最后才发现自己要找的东西只能从轮回开始……“

听到这话,六代不禁喃喃自语道:”长生不老的奥秘?命运法则?俯视世界,体验时代变迁的秘密?这难道不是谣言中只有’神’才能控制的力量吗?

“不,神之力或许贯穿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或许凌驾于时代之上,却永远无法掌控命运!更不可能长生不老!

希岛爱理一头雾水。

还没等他开口,第六人生又问道:“他还说了什么?

他的声音变得急促而急切。

看来,这个男人的话足以解决一直困扰他的疑惑。

希岛爱理想了想,道:“他感叹,领悟轮回的人,可以在轮回中看到命运的一角。陈习哥哥没有骗我!

陈习?

第六人生被吓了一跳。你是谁?

但他忍住了问的冲动。

希岛爱理继续说道,“按照那人所说,正是因为我领悟了轮回,才发现了命运的一角,让他和我在命运的长河中相遇,轮回相隔。

“他还说,他是轮回斗争的发起者。”

听到这话,第六条命显然完全无法保持冷静,道:“也就是说,他才是真正的第一生命,九层地狱剑的主人?

希岛爱理点了点头,道:“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“他们已经站在了命运的长河上,仿佛永远存在着,可他为什么要转世呢?他在找什么?

第六人生一头雾水,喃喃自语道。

希岛爱理感慨道:“我也想知道,可惜他只说了九是最高的数字。他开始了通过轮回寻找更高道路的旅程。我是唯一一个找到轮回的人。就好像万物都回到了原点,形成了轮回的循环。

“在他看来,这一切都不是命中注定的,而是偶然与因果的碰撞。”

“正因为如此,我才有机会在轮回中看到命运的一角。”

“当然,如果我死在这里……那么一切都可能完全结束。

六世惊讶道:“一切都完了?你不是故意想用那个人的身份来吓唬我吗?

希岛爱理冷笑道:“我连装都懒得装强。

第六条命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我明白了。正是因为你掌管轮回,我才能在命运的长河上看到命运的一角,遇见第一生的身影。

“至于其他前世,他们从未掌握过轮回的秘密,所以他们无法看到原生……来自命运长河的自我!

最后,第六条命忍不住叹了口气,满是失望。

归根结底,核心在于是否掌握轮回!

“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威胁或恐吓,而是为了让你知道,当我死后,所有的前世都会消失。”

希岛爱理道:“你当然可以理解,这是我对你的心理攻击。但我说的是真的,当然,你不必在意。

第六条命很少反驳。

他沉默了很久,才说:“他还说了什么?

希岛爱理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,那个时候,他只是从命运长河中捞出一条叫做’玄旭’的大道,交给了我,说这是在帮助我和他自己。

“玄旭?这条大道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

六命忍不住问道。

希岛爱理道:“按照他所说,这样可以斩断因果,禁忌命运,让我踏上成为天下王者的道路,建立起’大自由’的心境,不受轮回和因果的束缚。

“斩断因果,禁缘!!”

第六条命喊道:“这……这一定是针对我的!不对,是针对这九层地狱剑上压制的所有前世道法!

“我明白了,第一人生就是在为你铺路,让你可以依靠玄虚的深意,不再受前世因果的束缚,从而切断各种前世取代你的可能!!”

第六人生彻底失控了,仿佛他生气了,迷茫了,不甘心了。

他一直想着的就是换掉希岛爱理,从不隐瞒自己的意图。

可是现在,他才意识到,第一人生已经为希岛爱理铺平了道路!彻底排除了其他前世取代希岛爱理的可能!

希岛爱理的心也在颤抖。

当初说起玄旭的奥秘时,他并不想这样做。

不过听了第六人生的话,他也明白了,第一人生在教他玄绪的奥秘的时候,竟然有这个用意!

断因果,禁缘……

破碎的不是自己今生的因果,而是前世的因果,从而禁止前世取代自己!

说到这里,希岛爱理恍然大悟,不禁感到羞愧。

如果不是今天和第六条命的对话,他根本就不明白第一条命的用意!

“难怪你这么自信,原来你信心满满。”

过了许久,第六人生的声音低沉而讽刺。

希岛爱理摇了摇头,道:“心境之战,我不怕和你进行真正的较量,也没想过要用玄虚的玄妙来压制你。不管你信不信,等我把你的道教融合了,你就知道了。

他真的从来没想过走捷径!

他的骄傲,他的道心,他所追求的剑术,都不允许他走捷径!

第六人生没有争辩。

一道神光浮现,化作一个烙印,出现在希岛爱理面前。

“它记录了踏上那条路的秘密。对别人来说,这是一条死胡同,但对你来说,却是一条禁道,足以引来神灵契约的仇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