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石剑仙、结空剑僧等人也是一愣。

他们心中波涛汹涌。

天地寂静,田野里没有声音。

崔铮眼中布满血丝,满脸屈辱。

作为曾经傲然屹立在天空中俯视天间的神仙,如今却被一个年轻人踩在脚下!

那种屈辱,犹如千剑刺穿他的心,他快要崩溃了。

“你现在真的只能发挥出20%的道法?”

杏小恋低头看着崔铮,轻声问道。

“若是不受天地规则约束,必定会躺在这里!”

崔铮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杏小恋笑了笑,自言自语道:“大仙,如果输了,那就这样吧。听到这么残忍的话,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。

远处,屠狗附和道:“这小鬼仙,实在不配上台。

崔铮脸颊通红,嘶声道:“杀人还不够。我输了,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!

杏小恋道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

崔铮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我是奉命来这里,商量一件关系到你生死的大事!

杏小恋道:“跟我说说吧。

崔铮道:“我宗门的掌门人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只要你答应帮助飞仙禁区内的众人解除身上的诅咒,之前的一切事情都可以原谅!

“另外,只要你交出轮回之力,我们各大宗门都会给你一定的补偿。我们将签署一份合同,以确保我们将来不再将您视为敌人。

说到这里,崔铮艰难地抬起头,看向杏小恋,“你应该知道这样的条件有多慷慨。否则,你在罗武山之战中所做的一切,都会受到十倍甚至一百倍的惩罚!

“而现在,你只需要同意这样的条件,你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有机会生存下来。希望你三思而后行,不要辜负我宗主的好意!

谈话结束,崔铮更加自信了。

在他看来,杏小恋之所以没有杀他,显然是因为他不敢动手。

此外,他这次提出的条件也非常慷慨。在他看来,以杏小恋的处境,只要他不傻,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做。

青石剑仙、结空剑僧等人不禁冷笑起来。

如果是别人,听到这样的情况,他们真的可能会改变主意,选择妥协,换取生存的机会。

但杏小恋注定不屑一顾!

确定够了,杏小恋饶有兴趣道:“如果我拒绝呢?

崔铮皱了皱眉头,道:“拒绝的后果,就是成为飞仙禁区各大宗门的公敌!我不怕告诉你,两个月之内,不朽级的死灵就能行走天下了!

“到时候,所有的仙人都会联手,恐怕天上地下都没有人能救你了!”

听到这话,狗顿时不悦,冷哼一声:“猖獗!你以为我是装饰品吗?

这句话看似表达了不满,但实际上却透露出,就算是出动了所有的仙人,也能救杏小恋!

“你?”

崔铮冷笑道。

虽然他没有说别的,但显然并没有把狗当回事。

这可惹怒了狗狗,他抬起爪子,想一巴掌打死这个瞎眼的鬼仙子。

但最后,它还是忍住了,决定不去理会一个小鬼仙子,那太尴尬了。

崔铮沉声道:“杏小恋,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。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,在行动之前三思而后行。毕竟,在这人间,被神仙盯上了……“ 砰!

声音戛然而止。

杏小恋双脚一用力,崔铮的身体直接倒下,化为灰烬消失不见。

“就这样杀了他?”

屠狗愣住了。

杏小恋心不在焉地说:“问题我都问过了,你为什么还留着?

青石剑仙等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不管怎么说,崔铮曾经是真正的仙人,天上的仙人!

可是现在,他被杏小恋踩死了!

如果这事传出去,势必会引起世界的轰动。

人间所谓的斩仙,无非就是这个!

“小伙子,别太骄傲。这个鬼仙子是死魂,和真正的仙子完全不同。更何况,他被天地规则所束缚,只能发挥出20%的力气。这样的角色,充其量也不过比真正的聚夏境角色强一点点。

狗呻吟一声,打了杏小恋。

杏小恋笑了笑,道:“我现在连修为境界都没有。难道我不能以用凡人之躯杀死一个死去的仙女而感到自豪吗?

然后,他改变了话题,说:“但你是对的。这个人…真是让人看不下去。

狗说不出话来。

他的本意是警告杏小恋,不要小看那些死去的仙人。

可谁能想到,杏小恋竟然会假装成一个哎呀!

“你真的是凡人之躯吗?”

狗忍不住问道。

它感到非常困惑和困惑,仿佛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奥秘。

“没有修炼境界,应该是……考虑了一下,对吧?

杏小恋想了想,道:“不过,我已经踏上了长生不老之路,用不了多久,我就能重建道法了。

狗狗还想再问一遍,杏小恋却换了个话题,道:“你今天怎么来了?

狗不高兴地说:“难道不是因为我的主人担心你会无缘无故被杀吗?

杏小恋明白了,道:“回去的时候,请你替我跟师傅说声谢谢。

狗说:“你要把我赶走吗?

杏小恋吓了一跳,道:“你还打算留在这里吗?

看,这是人类的语言吗?

它咧嘴一笑,道:“如果不是主人吩咐让我在你身边呆一会儿,我真想离开!

“那就走吧。”

杏小恋笑道。

有时逗弄这只狗很有趣。

狗狠狠地瞪了杏小恋一眼,道:“我就是不走!小秃头,去给我拿一壶酒来!

它很郁闷,无处发泄,于是开始命令空昭和尚。

空昭和尚笑着答应了,高兴地端来了一壶酒,这让狗狗感觉好多了。

“好,我隐居一段时间,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

杏小恋转身向解空寺走去。

狗忍不住提醒他,“你真是要小心,别大意了,仙灵中真正的鳄鱼还在默默的蛰伏着,它们的威力远比你想象的要恐怖得多!

“这么说吧,如果那些可怕的无情家伙醒来,就连我师傅都需要注意!”

听到这话,杏小恋眸子微微一凝,点了点头,离开了。

“小秃头,去给我拿点吃的。记住,不要像你们和尚一样吃素。

屠狗以高手的态度吩咐道:“好好服侍我,以后我轻而易举地带你去仙界!

那张脸,更何况是多么嚣张。

空昭和尚却很开心,拍着胸脯说道:“前辈,你就等着瞧吧!

结空剑僧和青石剑仙等人面面相觑,又笑又哭。

这可能被称为羽毛鸟群。

屠狗拿出一张秘符,轻轻捏碎。

碎片今天发生的事情必须报告给红云大师。

几个小时后。

一艘宝船划过天空,缓缓降落在清月山前。

莫青愁的身影凭空出现,抬手收起了宝船。

然后,她看到了一幅奇怪的画面。

清月山坍塌,成了一片废墟。

但废墟中的解空寺完好无损。

在揭孔寺,一只当地的狗坐在桌子旁,吃喝玩乐。

空昭和尚陪着他,端碗斟酒。

“墨仙子,你怎么来了?”

青石剑仙前来迎接。

“我……”

莫青愁表情复杂,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。

得知原因后,青石剑仙、结空剑僧等人皆为感动。

谁也没想到,墨家宁愿被当成飞仙禁区的公敌,毅然选择站在杏小恋这边!

“一个明智的选择。不得不说,你们老祖宗星林是个睿智勇敢的人。

正在大快朵颐的当地狗评论道:“以后,你们墨家会感激今天做出的决定。

若是别人这么说,莫青愁早就冷笑了。

可当这番话从红云仙子身边的“星阙大人”口中传出时,莫青愁神清气爽,眉间的阴霾也被冲走了不少。

“有前辈的这些话,我就放心多了。”

莫青愁上前躬身表示感谢。

之后,她本来打算去见杏小恋,却从青石剑仙那里得知,杏小恋又隐居了。

当日,在青石剑仙的安排下,莫清愁和所有躲藏在仙宝“玉天洲”中的墨家成员都留在了解空寺。

对于莫轻愁来说,有“星阙大人”守护着此地,莫家众人可以放心。

同时,这也让莫青愁越来越意识到,杏小恋和红云仙子的关系非同寻常。

不然,星阙大人何必亲自守住此地?

在房间里。

杏小恋盘腿而坐。

在闭关的一个月里,他已经彻底领悟了第六代王爷传授的“破境秘诀”。

他体内的洞窟世界早已破碎,他所有的道道都处于混沌状态,在丹田中汹涌澎湃<b124。6>
在外人眼里,他确实是一个普通人,一点修为都没法。

因为所有的修炼境界都被杏小恋的秘术彻底打碎,完全封印在丹田之中。

没有破坏,没有建立,破坏,然后建立!

只有粉碎过去的一切,才能在毁灭的混沌中成就涅槃和重塑!

在过去的一个月里,杏小恋全身心地推演和领悟了这条道路的奥妙,终于深深地体会到了这条被誉为“千古史无前例”的突破境界之路,到底是多么的玄妙。

这确实令人难以置信,甚至充满了禁忌!

也许以前有人试图这样做,但他们肯定已经死了。

因为神之契约的力量,不允许任何人踏上这条路!

而杏小恋负责轮回,领悟了玄旭的奥秘,所以他终于成功了,在这条突破境界的路上,并没有被当场勒死。

然而他还没有真正突破境界,还没有踏上这条前所未有的无常之路。

隐患依旧!

就在此时此刻,杏小恋修炼的时候,一缕诡异的灾难气息从虚空中无声无息的涌现出来,冲进了他的体内。

那是……众神契约的力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