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一片漆黑,景色凄凉。

越深入星玄禁区,就越危险,越恐怖。

到处都有奇怪和不可预测的自然灾害。

此外,覆盖天空的血色雷霆的威力也逐渐变得令人生畏。

这是法律终结的灾难遗留下来的力量,充满了被禁止的毁灭光环。

就算是虚界的那些真仙,也不敢轻易触碰。

血色的雷霆如一根巨大的树枝落下,密密麻麻,耀眼夺目,将虚空劈成一条条狭窄的裂缝。

水卜樱祭出天步炉,主动迎上去。

随着紫色仙光扫过,天空中所有的血色雷霆都被收集了起来。

天步炉剧烈颤抖,仿佛在哀嚎。

任谁都看得出来,这玄妙的仙宝,显然是因为收集了太多的血色雷霆,就要崩塌了。

但随着修天炉落入水卜樱的掌心,顿时变得安静起来,就连炉内肆虐的血红色雷霆也缩了缩,一动不动。

看到这一幕,虚空境真仙们惊叹不已。他们无法想象,一个刚刚踏上长生不老之路的晚辈水卜樱,怎么会做到这点。

“苏道游能看穿这末法劫的秘密吗?”

身穿兽袍的老者笑着问道。

水卜樱想了想,道:“现在不可能看穿,但将来一定有可能。

大家立刻失去了兴趣,不再关注。

需要注意的是,这场末法劫的威力,在远古时代曾经风靡天下。不知道有多少了不起的神仙,试图看穿这场大劫的奥秘。

但无一例外,他们都以失败告终。

他们不相信一个神婴境界的小辈,竟然能看穿其中的奥秘。

“鸿云,我们马上就要到万藏地了。我们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吗?

黑袍女子玉宁忽然道:“我敢肯定,我们到来的消息是萧长宁等人传出去的。到了万藏地,说不定会遇到一些对手精心安排的杀戮!

这话一出,所有人的心都颤抖了起来。

真满红云抬头看向水卜樱,道:“苏道士,你怎么看?

其他人都无言以对。这么大的事情,他们怎么能问一个晚辈的意见呢?

水卜樱喝着酒,淡然道:“除非发生不可预测的意外,否则在绝对实力面前,一切阴谋诡计都不值一提。

真满鸿云点了点头,道:“我也这么认为。

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就连真文红云都这么说,他们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。

半刻钟后。

天地间出现了耀眼的光芒。

仔细一看,那是一片汹涌的雾海,遮住了天空和太阳。

无数密密麻麻的神虹从雾海中浮现而出,宛如那道矫曳闪烁的闪电,闪烁着,翩翩起舞。

雾气被染成了绚丽的色彩。

万宝之地!

早在末法之年,此地就被神仙视为避灾秘地,怀疑有真正的“出路”。

可惜的是,一直以来,一直没人能够揭开万宝之地的神秘面纱。

从来没有人找到那个“出路”。

这一切,让万宝之地更加神秘。

也有传言说,末法大劫的源头,也极有可能来自万宝之地!

在法的末期,一位大仙前往万宝之地探索,发现了一块神秘奇特的石碑。

石碑上布满了穿透天地的禁忌。

那诅咒气息,竟然与末日大劫的气息惊人地相似!

直到后来,一位已经变成死灵的仙人调查,才发现,那块奇怪的石碑上覆盖着的禁忌诅咒气息,与死灵身上缠绕的诅咒之力,竟然一模一样!

需要注意的是,死灵本身的诅咒力量来自律法终结的灾难。

而在万藏大地上,如同雾海一般的广袤区域,类似的诅咒气息萦绕在各处!

红云大师之所以让水卜樱和他一起去做这个手术,是因为水卜樱掌握的轮回之力,可以克制和抹去死灵身上的诅咒之力!

当然,红云和他的团队此行的真正目的,是想找到一个可以满足他们修行的机会。

如果他们能找到那种“生活方式”,那就更好了!

“那是万宝之地。对我们来说,这简直就是灾难的根源,一个不归路!

“但财富和灾难是相互依存的。这个地方,极有可能藏着一笔巨大的财富,可以满足我们修行的需要!

云华清眼中炯炯有神,满脸憧憬,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恐惧。

人间的灵气在他们眼里就像是干涸的池塘。别说修炼了,他们很难保持自己的修为。哎呀!

如果找不到足够的修炼资源,时间拖得越久,他们的修为境界必然会下滑到下降。

“没想到你居然敢来这里!”

突然,一声冷笑响起。

万宝之地外围,一道身影从迷雾中席卷而出。

是萧长宁!

紧接着,一道又一道身影出现在附近的虚空中。

有十多个人。

其中包括周哲和薛巧之。

他们出现后,与萧长宁一起,聚集在一个身穿风火道袍的高大威严男子身后,如星辰环月。

男子头上戴着道家发髻,五官玲珑英俊,腰间两侧挂着一把带鞘的道剑。他的举止像神一样嚣张!

当他的眼睛睁开和闭上时,一缕缕绿色的闪电流淌而出,无比恐怖。

而在萧长宁等十余位虚界真仙的簇拥下,这道人的地位更是超凡脱俗。

顾元阙!

“苍明山”的圣子,仙界顶级强者!

云华清远远地看到对方的阵容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包文泰眯了眯眼睛。

和尚哲音和黑袍女子玉宁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。

果不其然,顾元阙等人确实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!

“顾师兄,那是掌控轮回之力的水卜樱!”

萧长宁抬手远远的指着水卜樱,脸色冰冷,满是恨意,“之前,我得到的圣级仙宝,也落入了此人手中!

顿时,对面十余位虚阶真仙的目光都落在了水卜樱一个人的身上,表情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激情。

这就像一个猎人盯着一个极其诱人的猎物!

世界是庄严的,气氛是压抑的。

苍明山圣人顾元阙只看了水卜樱一眼,又看向了鸿云真人。

他笑着跟她打招呼,“红云仙子,好久不见。

真文红云神色平静,道:“我跟你不熟。

顾元阙悠悠道:“仙界,知道仙子名声的人很多,知道她来历的人却少之又少。

“而且我从宗门的长老那里听说,仙子的身份并不简单。她曾经出现在中央仙宫桃宴上,坐在瑶池仙宫。

“另外,我宗门的长老们也看到了仙女的身影出现在不周山的’仙王夜宴’上。”

“可惜,我宗门的长老们也没能看穿仙女的来历,但这一切,足以证明仙女的身份是多么的超凡脱俗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顾元阙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全场鸦雀无声。

不管是顾元阙身边的仙子,还是云华清等人,都惊呆了。

众人都知道,红云曾参加过桃宴,还参加了药池宫!

要知道,中央仙庭的桃花宴,千年举行一次,能请来的人物,都是仙道上有影响力的人物!

另外,若是身份不被中央仙庭认可,就算是仙王级别的人物,也无法进入药池宫!

不周山的“仙王夜宴”更是别出众。这是一场讨论道教的宴会,只有妙境仙王才能参加。

据说,每个妙境仙王只允许带两个小辈来赴宴。

但不管是桃宴还是仙王夜宴,仙王夜宴,仙子红云都参加过。谁不感到震惊?

“真没想到红云仙子有这么不平凡的经历……”

云华清惊呼一声,看向红云仙子的眼神都变了。

不光是他,包文泰等人也一样。

在过去,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!

在场的人中,只有水卜樱双手背在身后站在那里,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。

融合了第六世的记忆之后,他已经看穿了红云大师的背景,所以他不可能感到奇怪。

“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”

鸿云真人淡淡道:“你和人堵在这里,不只是来聊天吧?

顾元阙叹了口气,“的确,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。在仙人陨落的时代,中央仙庭最终在那场浩劫中陨落,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。

“风雨总吹走!”

说到这里,顾元阙转移了话题,远远的盯着红云真人,“仙子,你看今天在场的这些家伙,谁不就是一个已经变成死魂落魄的可怜人?

“时代不同了。蛊之所以说这么多,无非是想告诉仙女,今天在这里,我们下定决心要获得轮回之力,希望仙女能帮帮我们!

顾元阙的声音铿锵有力,自信而傲慢,透露出一股压倒性的力量。

“在添加请把圣宝还给仙女。顾承诺,只要仙女答应这两件事,在万藏之地的行动中,他就绝不会与仙子为敌!

这话一出,萧长宁等人都看向了红云仙子。

从头到尾,不管是顾元阙还是其他人,他们都没有理会过水卜樱,忽略了他的存在。

气氛沉闷而压抑。

剑拔了出来。

云华清等人神色空前凝重,压力骤然增加。

对方的阵容太强了,一共十六位虚境真仙灵,领头的就是顾元阙,一个绝世无情的男人!

但真人红云却一如既往的平静,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。

她对身旁的水卜樱说道:“依我看,还是直接出手比较好。你怎么看?

水卜樱点了点头,道:“早就该做了。既然我们是敌人,那就杀了他们就行了。没有必要浪费言语。

云华清等人都惊呆了。他们现在要打架吗??

远处的顾元阙、萧长宁等人都愣住了。他们不敢相信红云大师会做出如此仓促的决定。

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竟然连水卜樱这样的小辈,竟然敢如此嚣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