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个战场。

在熔火的海洋之上。

阿彩纤细的身影站在空中,眼中带着一丝喜悦。

“我终于找到了!”

她伸出赤手空拳,在空中砍了一刀。

熔火之海中出现了一条巨大的沟壑。

在沟壑的深处,露出了一块银色的岩石。

“起来!”

阿彩右手的手指间,浮现出一道不朽玄气的漩涡,抓住了那块银色的岩石。

银色的岩石摇晃着,不受控制地上升。

它的射程有十余丈,有房子那么大,但是当它落入阿财的手掌中时,立刻就被仙玄炼成了手掌大小!

仔细一看,这东西璀璨如雪银,晶莹剔透如羊脂玉,一股诡异的混沌气息涌动其中。

混沌携带石头!

一块非常奇特的混沌神石,能够承载和蕴含着大道的全部奥秘,对于修炼者来说,有着不可估量的神奇功益。

“你一直在找这个东西吗?”

远处,女枪手高挑傲重的身影浮现而出,紫色的眸子中浮现出惊讶的神色。

“是的。”

阿才点了点头。

过去,她注意到,无论她出现在哪里,女枪手都会像影子一样跟着她。

起初,阿彩非常警觉谨慎,试图摆脱女枪手,但女枪手就像粘糖一样,根本甩不掉。

渐渐地,经过接触,阿才发现女枪手没有恶意,所以懒得理会她。

这时,女枪手似乎猜到了什么,说道:“你……难道你不想将自己掌握的仙道融入混沌石中,然后送给那位苏吗?

“为什么不呢?”

阿财收起混沌石,声音清脆的说道:“我早就说过,域外战场出现之后,我会给苏道游一个惊喜,我不会食言的。

女枪手目瞪口呆,似乎难以置信。她说:“小姑娘,你疯了吗?你知道这对你意味着什么吗?

阿彩漫不经心地说:“我知道,你也不用提醒我。

然后她转身离开了。

女枪手立刻追了上来,紫色的眼眸里满是疑惑,道:“有那么严重吗?不朽之力是你与生俱来的天赋,谁也夺不走,但一旦你试图送出这个大秘密,你的天赋就会受到严重损害!

毫无疑问,她对“仙蚕”等混沌生物的细节非常了解!

“你不明白。”

阿彩显然不想解释什么东西。

“我不明白?”

女枪手礼貌地笑了笑,“你这个傻丫头,我怕苏被魔药下药了,才会做出这么傻事!

世间大道无穷,仙力无疑可以算得上是至高无上的大秘诀之一。

甚至可以称为禁忌!

原因很简单。控制如此伟大的方式,就像是不朽。即使你被杀了,你也可以复活!

就连神明看到也会感动!

其实女枪手早就知道,天上的神灵中,有一位拥有不朽之力的神,叫做“不朽灵神”!

而仙灵神的肉身,则被“仙蚕”所化。

然而,“不朽灵神”终究还是死了。

据说,他被一个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禁制秩序的大敌镇压,他所有的不朽法则都被彻底粉碎和消灭了!

正是因为失去了不朽之力,“不朽灵神”陨落了。

而现在,阿彩愿意把自己的“仙力”分给矢野爱茉!

在女枪手眼里,这确实和疯了没什么区别!

“难道……你爱上了那个叫苏的家伙?

女枪手长得很奇怪,只有坠入爱河的女人才会经常这么傻!

阿彩的表情僵住了,她不高兴地说:“我跟你说过了,你不懂!

她懒得理会女枪手,自己往前走。

女枪手没有理会自己,像影子一样跟在后面。

在东玄峰前。

人群聚集在一起,一大群人。

无需发送消息。当北苑域掌门的虞辰的身影出现的时候,就已经引起了各大阵营的目光。

所以他们都尽快来了。

“虞辰大师刚闭关出来,就要向矢野爱茉宣战了?”

“果然,矢野爱茉再厉害,玉辰大人也不会退缩!”

“这场战斗注定是史无前例的。无论传回哪个域,都绝对会引起大地震!

……在讨论中,人们的脸上流露出期待。

秦素心和任长青也来了。

两位领导人显然不能坐以待毙,想亲眼目睹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战。

在众人的注视下,虞辰的表情依旧平静,没有任何变化。

他站在东玄峰脚下,微微抬眸,又道:“北渊域的虞辰,我是来拜访矢野爱茉道友的!

那声音像晨钟和晚鼓,响彻天下。

整个地方的嘈杂声音被压制,变得沉默。

很快,青石剑仙的身影出现,对着虞辰道:“苏道友闭关,不好意思不能招待客人。

撤退?

全场都惊呆了,郁闷不已。

带着很高的期望来到这里,他们会失望地回来吗?

“师兄今天刚闭关出来,矢野爱茉也在闭关。真的是这样的巧合吗?

温秀珠忍不住说道。

他的声音里有一丝怀疑和嘲讽。

清世剑仙道:“道友错了。苏道友十天前就已经隐居了。

虞辰问道:“苏道友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会从隐居中出来?

清时剑仙道:“我不知道,但苏道友确实说过,如果道友玉辰执意要打架,就等着吧。

虞辰想了想,抬头看了看东玄峰顶上的大殿,道:“苏道友,我会一直等你的。

说完,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,虞辰走到了结音道场的一侧,随便找了个地方,盘腿而坐。

他的表情很平静,既不悲伤也不高兴。

各大阵营的强者们面面相觑,心想今天就要上演一场大战了。

没想到,随着矢野爱茉的隐居,余辰竟然被留在了那里!

突然,一个声音响起:“

你想和那个苏打架?

女枪手从远处赶来。她身材苗条,脸上戴着青铜面具。她一出场,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。

“是的。”

虞辰的眼睛微微眯起,似乎意识到了女枪手的不简单。

“你是自找麻烦。”

女枪手微微摇了摇头,“我劝你放弃和他打的念头。

全场一片哗然。这个女人是谁?她怎么敢这么粗鲁的否定虞辰的实力?

“你为什么这么认为?”

虞辰不为所动。

“因为你会输,而且你会输得很丑。”

女枪手没有想到。

虞辰:“……”

他笑了笑,并不在意。

他没有说别的。

温秀珠忍不住道:“女人,你不觉得你的话太过分了吗?

“太多了?”

女枪手说:“我”我只是陈述事实。

温秀珠露出愤怒的神色。

“不相信?”

女枪手饶有兴趣地说。

“当然!”

温秀珠指了指不远处的结音道场,“既然你这么嚣张,还敢和我打架吗?

“不用打扰。”

女枪手说着,伸出一只手掌划过天空。

一个遮天遮阳的手掌印去镇压温秀珠。

速度并不快,显然给温秀珠留下了足够的反应时间。

但面对这一掌,北苑阵营中仅次于于辰的高手温秀珠却觉得没有逃脱,没有回避。

她的脸色突然变了,她用尽全力反抗。

但这就像螳螂试图阻止战车一样!

下一刻,温秀珠被压制,完全被禁锢在原地,遮天遮阳的掌印悬浮在她的头顶。

温秀珠浑身僵硬,惊恐万分,茫然不知所措。

她连一击都挡不住!?

整个地方都寂静无声。

谁能看不出,如果这一掌真的彻底落下,温秀珠就注定要死了?

这个戴着青铜面具的女人是谁?

她怎么会这么可怕?

众人一惊,看向女枪手的眼神都变了。

任长青和秦素心暗暗震惊。如此强大的存在,什么时候出现在第一战场?

“像你这样的角色,如果放在人类世界,确实很了不起,但仅此而已。”

女枪手随口说道。

说话间,压制温秀珠头顶大地的掌印悄然消失。

温秀珠迷路了。

不远处,虞辰静静的站了起来,平静的说道:“你愿意和我一战吗?

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看向了他。

众人看得出来,虞辰似乎因为温秀珠的失败而生气了!

“你也不相信?”

女枪手说。

虞辰径直走到结阴道场,然后转头看着女枪手说道:“请教教我。

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。

这种变化是出乎意料的。

谁也没想到,苏奕和虞辰今天竟然无法上演一场大战,但一个神秘女子的到来,却让虞辰主动出击!

“秦道友,你能看出此人的来历吗?”

任长青忍不住问道在语音传输中。

“没有。”

秦素欣摇了摇头。

两位首领也被女枪手的实力震撼了,感到非常惊讶。

温秀珠绝对不是普通人,但是他挡不住对方的攻击,这足以证明对方的实力有多恐怖。

“仅凭矢野爱茉一人,就压制了第一战场的所有人。现在,这么可怕的女人怎么又出现了?

任长青的心在翻腾。

“好吧,我给你三次攻击机会,这样你就会令人信服地输掉一次!”

女枪手走到了结音道场。

她紫色的眸子看着远处的虞辰,道:“赶紧去做吧。

这话一出,全场所有人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这个女人……她怎么会这么嚣张?

虞辰的表情既不悲伤也不高兴,对赞美或批评也不感到惊讶。只有在他清澈的眼眸深处,才浮现出一种难得的庄严。

与此同时,他内心的斗志被彻底点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