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GANA-3049 护妹心切

由于时间紧迫,大家决定当天出发。

深田咏美没什么可收拾的。

阿里回到他的住所,带走了一些物品。

其中大部分是普通物品,例如一些备用衣服,木簪,长矛等。

其中,甚至还有一双新织的草鞋。

这些东西,在任何修士眼中,都不过是一堆破布而已。

然而,阿宁感到难过。这些年来,她的姐姐过着非常艰苦的生活。

“阿里,不要再想要这些东西了。我以后会给你买最好的。

阿宁轻声说道。

阿里愣了一下,很不情愿,在兽皮上写了一句话:“扔掉就太可惜了。

“真的不能扔掉。”

深田咏美道:“留着吧,最好……要保留一辈子。

他的语气意味深长。

这些平凡的物品,其实是阿里过去穷困潦倒生活的见证,承载着她这些年的回忆。

大道的修行,就像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航行。大多数修炼者会逐渐失去对权力、欲望、宝物、美貌的初心,从而迷失在人群中。

在深田咏美的眼里,阿里拎着的物品就像是锚一样!

日后,当阿里在修行的路上遇到迷宫时,这些物品所承载的记忆,足以帮助她找到初衷!

深田咏美也是一样。

以往的修行中,他使用的所有剑都会被他收起来。

那些剑,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微不足道的,但是却如同大道上的“锚”,让他在梳理过去的道路时,始终不失神!

可惜,没人能理解深田咏美这句话的真正含义。

只有阿里开心的点了点头,双手将那双草鞋递给了深田咏美。

深田咏美看了看草鞋的尺寸,顿时明白了,道:“这是你给我做的吗?

阿里点了点头,在兽皮上写道:“这双草鞋是用’金色天鹅绒草’制成的。小时候,爷爷告诉我,城里很多僧人都很喜欢这种草鞋。只是不知道苏哥喜不喜欢……“

少女有些期待,又有些紧张,仿佛在担心深田咏美会不喜欢。

深田咏美愣了愣,沉默了片刻。他接过那双草鞋,笑着说:“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之一。

阿里松了一口气,她的小脸上满是笑容。

一旁,阿宁收敛了这一切,美眉又皱了起来。

但是,她什么也没说。

最后,在西云村所有村民的注视下,阿宁献上了一件宝物。IP,并通过空中带走了所有人。

“我们在西云村真是太幸运了。不但能得到苏前辈的保护,就连阿宁在荆州也成了大人物!

孟奇叹了口气。

天空之下,一艘宝船正碾压云层,飞驰而去。

宝船是一个不同的世界,有许多亭子和房间。

在其中一个房间里。

深田咏美懒洋洋地躺在藤椅上。

对他来说,在去白鹭洲之前,有三件事要做。

首先,帮助阿里再说话。

第二,为她打下最坚实的基础。如果阿里愿意和姐姐一起在玉霄仙宗修炼,那就最好了。

如果没有,深田咏美会帮她安排好未来。

第三,恢复自己的修为!

其中,恢复修为是最重要的。毕竟,没有米饭,一个好的厨师是做不了饭的。

如果她有修为,她可以轻松帮助阿里解决她的哑巴!

“毕竟,一个人恢复太慢了。在路上,我必须找到一些自然宝藏。如果能找到’化神仙果’这样的东西,那就太好了。

深田咏美暗道。

在此期间,他的浅表伤势早已痊愈。

但他体内的伤势仍然极其严重。

尤其是充斥着他体内的仙王境本源之力,短时间内难以清除,以至于他的修为还没有恢复过来。

没有修炼,深田咏美是拿不出神婴之中蕴含的宝物,比如人剑、修天炉等等。

所以,对于深田咏美来说,当务之急,就是先清除那些仙王境界的力量!

像“化神仙果”这样的稀有天宝,在清除体内仙王境之力方面,可以起到神奇的作用。

当然,深田咏美还有更直接有效的方法。

那就是找一个踏上仙道的女仙子修炼双修!

对他来说,双修可以消除仙王境界的力量。

对于女仙来说,她们可以借此机会炼化仙王境界的实力,可以说是一石二鸟。

随即,深田咏美哑然一笑,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这个时候,哪里能找到能跟我修炼双修的女仙?

一天,两天,三天……

宝船一直在超速行驶。

在路上,阿里经常来听深田咏美的教诲。

深田咏美还了解到,“无脑”银——袍人名叫钱宇,黑甲男子名叫常乐行。

他们都是玉霄仙宗的核心弟子,阿宁的师弟。

这一次,他们都想参加“七星仙人会”。

所谓“七星仙会”,每十年举行一次,由七大仙势力在荆州轮流举行。

这次仙会的规格极高,每举办一次,都会吸引荆州修炼界的关注。

仙人大会上,七大顶级仙人势力的核心弟子将展开激烈的角逐,选出前十名。

不同的排名将获得不同的奖励。

此外,七星仙会上还有“仙苗”的选拔。

所谓“仙苗”,就是那些潜力巨大、天赋高、骨质优良的年轻人。

荆州所有经过层层考核选拔的十六岁以下男生和女生,都有机会争夺成为“仙苗”的机会。

然而,决赛名额只有七个,所以竞争极其残酷。

阿宁、钱宇、常乐星三人这次前往七星仙子大会,代表玉霄仙宗的核心弟子,参加七大仙族势力核心弟子之间的比试。

深田咏美对此并不在意。

这样的盛事在仙界随处可见,司空见惯。

在仙陨之前,整个仙界的顶级活动,包括中央仙庭的桃花宴,在不周山三净土举办的“仙王夜宴”等等。

相比之下,在荆州举行的“七星仙会”看似水准高,但只针对界王级别的人物,以及一些尚未踏上修炼之路的青年男女。尽管事件的名称包含“不朽”一词,但它与不朽之路无关。

而且要知道,在中央仙庭的桃花宴上,若是没有收到邀请,仙君和仙王级别的存在,就没有机会参加宴会了!

不过,在得知七星仙会之后,深田咏美猜测,阿宁是想带着妹妹阿里去争取成为“仙苗”的机会。

这一天。

就在深田咏美在房间里打坐的时候,阿宁突然前来探望。

看到深田咏美之后,冷女子沉默了片刻,突然道:“深田咏美,你是谁?

这一刻,她的眼神冰冷,像一把利剑!

深田咏美一点也不在意。他坐在藤椅上,呵呵叮叮一行酒葫芦,心不在焉地说:“我说我是剑道第一仙人,你信不信吗?

阿宁皱了皱眉头,道:“我不是来跟你聊天的。

深田咏美也不在意,道:“那你就直接说出你的目的吧。

阿宁的眼神冰冷,如千年的冰,道:“你的来历充满了诡异。我不知道你的意图是什么,你的出身是什么,但我希望你以后能远离我姐姐。

深田咏美若有所思道:“你在想妹阿里,我能理解,但我只能说你想多了。

“我想多了?”

阿宁明明有些不高兴,但她还是忍住了脾气,说道:“阿里还年轻,从来没见过世面。作为姊妹,我必须帮助她照顾她。我也知道她的修炼天赋一点也不好,但是你呢?如果你没有别的打算,你为什么要主动接近她,教她修炼秘法?

深田咏美饶有兴趣道:“那你觉得我的意图是什么?

阿宁终究忍不住了,冷哼一声:“你知道答案吗?你要我揭穿你那些不体面的小把戏吗?

深田咏美愣了愣,然后一脸古怪的说道:“你不会以为我找阿里是为了趁这个机会接近你吧?

阿宁冷冷道:“你自己承认了吗?

她不习惯深田咏美慵懒自信的举止,尤其是和深田咏美说话的时候,对方都会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嚣张跋扈的意思。

这让阿宁感到很不舒服。

深田咏美却傻傻地笑了笑,道:“你真是想多了。老实说,我对你一无所知。你可以放心。

阿宁:“……”

停顿了一下,深田咏美说道:“你刚才说的没错。阿离的修炼天赋确实一般,远不如你。

“但是,只要我在这里,她以后就注定会在整个仙界大放异彩。日后别说成为仙子了,在仙道上取得大成就都不是问题!

语气平淡而随意,仿佛在描述一些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但阿宁忍不住冷笑一声,懒得反驳。

她小时候被一位神仙选中,收为弟子。她在十多岁的时候就踏入了国王的境界。这天赋,就算在荆州,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!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才深深地体会到,远没有好天赋和根基的妹妹阿丽,要想取得好成绩,是多么的困难。

可是现在,深田咏美说,在他的指引下,阿离将在整个仙界大放异彩,甚至会祝未来仙界大事发生!

这简直是无稽之谈!

最后,阿宁似乎觉得无聊,站起身,转身就走,只在深田咏美耳边留下一句话:“

该说的我已经说了。以后请尊重自己,收起你的小想法。否则,我保证你会为此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!

阿宁走后,深田咏美喝了一口酒,心中平静下来。

他没有生气。

只是觉得…有点荒谬。